忍者ブログ

溫和的驕陽鋪向山城


心緒就像連日陰沉的天,焦躁而不安。接近午後,突然一道鮮亮的光線,從對面的窗戶反射入室,爬山——內心強烈的欲望頓時升溫發酵,急切放下手中的活計,破門而出……

用腳丈量著影子的長度,用心感悟生的意義,深吸一縷從山那邊飄來的清香,原來,生命就是在不斷的重複積累的過程中得到昇華。拾階而上,山城慢慢被踩在腳下,低頭觀望臺階兩邊枯萎的雜草叢,細嫩青綠的草芽,一個個挺著筆直的身姿,從枯萎的雜草中奮力而起,這也許是在向大地發出勇猛的宣戰,也許是向踏青的人們一種暗示,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山城活泛了,都是從翠微山飄來的風吹醒的,就連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同樣如此。緊跟幾步,書有“鐘靈毓秀”四個大字的高大仿古牌樓橫在眼前,前腳剛一踏進,人就像闖進一個鮮活的季節,風夾雜著泥土的味道,不,桃花的味道,還有我說不清的花香,一起向我襲來,是那麼的清馨、迷戀,桃花輕佻曼舞,這是季節的輪回,簇擁在萬花叢中,山桃樹的枝條像打上一層薄薄的蠟,發光、發亮,一串串粉嘟嘟的花瓣,隨風搖曳,一張一合,就像前世的老友,訴說著思念之痛,相思之苦。又一陣急促的風吹過,天空竟洋洋灑灑地飄起了雪花,為何湛藍明淨的天穹會突然下雪?是天公作梗,還是緣薄緣淺?我不得而知,美好的心情,就這樣嘎然而至,真是一地落花別樣愁,柳笛委婉誰人奏?盼君何時再相逢,擎杯賞詩聚酒樓。

殘缺的花瓣鋪陳一地,就連下腳的空隙都難以把持,無心踩花,可通天的雲梯,又在何處?每年的早春,我都是懷著複雜的心緒,窺視山花曼舞,火熱、刺目的顏色,讓我忐忑,生怕觸動緊繃的琴弦。多年的沉積,還是難以架控失衡的靈魂,也許把一切念想回歸于自然,讓苦寂的心靈與花草竊語、與蟲鳥齊鳴、與天籟之音唯舞,才會覓得一時的平靜。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sbobet ]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