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神聖不可侵犯

很偶然的,我看到心言到訪過我的QQ空間,而且還看了我家寶貝的照片。自從我2009年到鄭州後,跟他的聯繫就已經很少了,這一兩年基本上就康泰旅遊再也沒聯繫過,而他的QQ也一直不線上。或許,正因為這樣,他的到訪便多多少少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吧。

過了幾分鐘,他便在QQ上問我:現在在哪?在帶孩子嗎?我說:沒有,上班了,在鄭州。同時問他:你呢?他說:西安。我笑:2月底我還去西安出差了呢!他很驚訝,說:怎麼不早說?也好請你吃飯。

接下來,我們又聊了一些工作,又聊了一些生活。就那樣心如止水、雲淡風清的聊著,想起元旦時小當當還向我問過他康泰自由行的情況,我說:對了,則長還有問我,有沒有跟你聯繫,那年你不是送他回家嗎?他還記著你呢!他說:我都記得呢,整個高中的記憶,其實都與你有關了。我愣了愣,沒有說話。他接著說:我說的都是真的,能記得的也就是那些了。

他所記得的,有些我也是記得的吧。高一那年,他為我寫的散文和詩歌,應該有很多很多,還在一個晚上狠狠的教訓了汪濤,讓汪濤從此之後連話也不敢跟我說;高二那年,他在元旦晚會上為我唱了一首歌,唱著唱著都流淚了,後來送我康泰導遊一條絲巾,可我從來沒戴過,也不知把它放哪兒了;高三那年,我帶小弟去學校玩,後來小弟回家我因為要上課無法去送,他蹺課自告奮勇騎著自行車直接把小弟送回了我三四十裡路外的家。

後來,我去南昌上學,他在七裡複讀。他寫信給我,讓我寄一片南昌的楓葉給他。於是,在一個晚自習後,阿劍偷偷爬上一棵樹,摘了幾片葉子給我,說:這就是楓葉。後來,我才知道,其實那是法國梧桐。忘了當初到底是因為什麼,最終也沒有給他寄過。

再後來,中秋節的時侯,他一直一直往我宿舍打電話,我因為寫一組詩歌很晚很晚才回去,姐妹們鬧我,說:有個叫某某的人,打了十幾次電話找你,說要約你今晚一起看月亮呢……等到他再打來的時侯,我就很生氣的對著話筒說:你神經病啊!是的,早已經忘記那時他是什麼感覺,我是什麼感覺。

再後來,寒假結束,我即將返校,他趕了三四十裡路跑到我家堅持要送我到南昌,說春運人太多了,不放心我一個人走。看到他那麼堅持,我也沒有再反對,心想,讓他見見阿劍也好呵。於是,他真的送我到南昌,一路大包小包的幫我拎著。我曾經感動過,那也是真的。

再後來,他也去了我所在的學校上大學。對於這一切,我從來沒有多想,因為我還相信他,他說他會像哥哥一樣永遠呵護著我,我便把這一切都當作是真的。直到有一天,某某大哥告訴我,阿劍集合他的幾個兄弟要教訓他,說他違背了遊戲規則……

任婷曾經對我說,他是真的真的很疼我。雅傑也告訴過我,或許他比阿劍更適合我。我知道,他感動過我,也感動過我宿舍的姐妹們。所以在那一次,我與阿劍吵到分手、決裂在宿舍痛哭的時侯,有人給他打電話,有人幫助他進了女生宿舍,晶晶還與任婷擠在一起讓出自己的床鋪讓他休息,而所有的姐妹還都願意他留宿。

可是,就算這樣又怎樣?在他面前,我始終保持著孤傲的冷漠。正如他自己所說,在他眼裡,我冰清玉潔,他不敢靠近卻又無法離開。於是,便用他自己的方式去詮釋只有他自己才懂的情感。他始終沒有親口對我說,到南昌是因為我,那麼於我也好,這份情我便從來也沒領過。

那些過往,陌生而又熟悉,親近而又遠離。但對於我也好,對於他也好,都只是過往而已。那麼再提,又有什麼意義?我笑著岔開話題,滿心幸福的說起我家寶貝,只有她,才是我如今最最珍惜的人兒,也是我拼搏奮鬥的最大動力。我的愛,都是她的,不容分割。

他說:你的心終於柔軟了。我笑,面對親親的寶貝,誰的心又能不柔軟呢?其實,我也知道,他的這句話裡,藏了很多的黯然成分,只因我曾經在他面前漫不經心的冷漠和那曾經堅韌得不可一世的心性。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屬於過去了。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sbobet ]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