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一路相隨的安暖

凝眸,思念在遠方,守望在心田,一份牽念總也抒寫不完心的呼喚,一份美麗總也畫不進夜的深情,都說,感情會隨著世間的長久而衝淡,可是這一長一淺,包含了多少人性真情的無奈?夜色撥開了一指柔情的暖意,輕順思緒的愁言,放一曲婉轉的旋律,望一眼遠方的深情,生命中的過往,一些彷徨,隻為那一處的留白。知己難覓,珍惜的太少,無所謂相守,緣來緣去,聚散無常, 輕握一份懂得,不為暫時的絢爛,隻為那份悠遠·深情的安恬。擁有一份懂得,心,便不再飄零,一曲暗想,令歲月沉香,一份懂得,讓心境寧靜澄清,無需言語,占一支筆,寫一段心得獨白,銘記一份懂得,握一路相隨的安暖。世間最珍貴的,是你已經得到並隨時可能失去的東西。一份情,默默存放;一份愛,永遠珍藏。
總覺得愛是有香氣的,是酌入靈魂的那種淡淡的幽香,滲透到心骨。愛也與疼痛一起纏綿。無論身處何地,心中那份淺淺的隱痛,深深的思念,總也揮之不去,難以忘卻。一抹淡淡的憂,是眉間心上的一縷愁思。我一直把愛的香息纏繞在一朵花香上,別在胸前,在這溫婉的春天裏一起芳菲。暖陽下更加灼灼生情,從此心中更多一份明媚與安妥。有愛在,心是柔軟的,馨香的,那種芬芳在血液裏流淌,直到慢慢沉醉。
早春的風,有薄薄的涼。從沉睡中剛剛清醒,似還在那甜甜的夢囈裏,唇角在微漾著幸福。簡潔的春裝,在晨風中輕盈,飄逸,微涼的風透著清新的氣息,嗅著青植的醇香與花蕾的清芬,沐浴在春的氣息裏,看遍地株株綠草,含苞待放的花蕾。心中甚是喜悅,一份柔媚,一抹淺笑清晰的寫意在微微上揚的唇角,臉頰。
徜徉在晨風的春光裏,溫暖的心溢滿了絲絲情愫。看著枝頭那朵朵將要綻放的花蕾,多想以一朵花的姿態,搖曳出獨有的芬芳。如情竇初開的少女,嬌俏清純,低眉含羞,楚楚可人。
縈繞著淡淡的幽香,攜著清淺溫婉的春韻,走在春天的路上,一份愜意伴著爛漫的春色,盛放成姹紫嫣紅。把 心中的所念所想,輕輕的在一紙書箋上寫下,幾行清麗,溫暖的小字。讓這淺淺的墨香滴落在纖細的指韻下,一直都是如此,把思念深深鐫刻在內心深處,不想讓它肆意流淌,不想讓憂傷微漾在眉間。
韶光靜暖,歲月滄桑,當有一天,靜坐時光的晚霞,眉間的青念,將一抹靜靜的淡然,安放光陰深處的回首,遙望遠處的山高水長,那依然感動著的詩意的年華中,邊安然在一幕人生最美的夕陽。
PR

阿鼎顧大局 退專委會息風波

阿鼎顧大局 退專委會息風波 
周浩鼎昨日辭去專責委員會所有職務,並獲接納。 香港文匯報記者梁祖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甘瑜)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早前遞交一份經行政長官梁振英修改、關於UGL專責委員會研究範疇建議的文件,雖然意在擴大調查範疇,將社會上一些人的疑慮一次過查清楚,惟因處理手法欠妥而遭到反對派狙擊。考慮到委員會日後的運作,周浩鼎昨日強調,自己無違規、無違法、無任何隱瞞,隻是想調查完整、公正,惟他希望盡快平息政治風波,故宣佈退出專責委員會。建製派議員不滿委員會內有人洩漏閉門會議內容,而被告誹謗的立法會議員梁繼昌依然留在委員會,要求調查洩密事件,及要梁繼昌交代,惟在席的梁繼昌裝聾作啞,全程不發一言。 
周浩鼎昨日上午表示,已去信專責委員會主席謝偉俊,表明即時辭去委員會所有職務,委員會昨日下午開會亦接納了其請辭,並擬於下月補選委員(見另稿)。 
毛孟靜郭家麒抹黑提譴責 
雖然周浩鼎已經請辭,但多名反對派議員昨日在專責委員會還未開會前的內務委員會上,提出要動議譴責周浩鼎。提出議案的「香港本土」議員毛孟靜聲稱,雖然周浩鼎說自己無違規、無違法、無隱瞞,「但公眾觀感係有」,更稱是次事件為「行政幹預立法」、周浩鼎此舉是「行為不檢」雲雲。 
公民黨議員郭家麒亦聲稱,周浩鼎的行為「漠視委員會職責、破壞委員會公信力」,不能容忍,希望大家支持譴責,及考慮如何處理委員會日後運作,是否需要解散。周浩鼎批評,這些說法是嚴重抹黑、無限上綱上線。他說,有關文件屬公開文件,任何人都可以給予意見,並強調自己隻是想調查完整、公正,「若研究範疇不調整,將來或會被認為調查不公正。」 
黃國健:對當事人不公 
多名建製派議員對毛孟靜的動議表示反感,認為委員會尚未開會討論,已有「局外人」表示譴責,是不尊重專責委員會。工聯會議員黃國健指,由於委員會內容保密,現在僅得反對派議員公開談論,資料都是一麵倒,對當事人並不公平。工聯會不知當中來龍去脈,但若有人動議譴責,亦隻能投反對票,「我自己知道情況,就更加會投反對票。」 
陳振英:周無偏離原則 
金融界議員陳振英指出,委員會的原則之一,是調查工作和程序須公平,尤其是要對受研訊程序影響利益的各方公平,故周浩鼎並無偏離原則,隻是處理手法欠理想, 而周已因此退出委員會,故自己並不認同譴責動議。但他和多名建製派議員都認同郭家麒所言,須考慮如何處理委員會日後運作,是否需要解散等。 
葛珮帆:梁繼昌應交代 
民建聯議員葛珮帆也指,梁繼昌在UGL一事上有涉嫌誹謗梁振英的稅務問題,不少市民都向她表示擔心梁繼昌會公器私用,認為他不適合留在專責委員會調查梁振英,要求梁繼昌亦對此作出交代,又認為要成立小組調查清楚是次委員會的洩密事件。 
民建聯議員陳恒鑌亦指,UGL專責委員會的事件,講到尾是誠信問題,但有人在未有結論下已出來評論、被告的人又去調查告自己的人,認為這些問題亦須處理。 
在席的梁繼昌未有發言。梁繼昌昨日向傳媒聲稱,專責委員會的各委員都知道他被梁振英控告誹謗,而自己已按議事規則去考慮申報利益的問題。 
原文地址: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5/20/YO1705200011.htm

離別的那個夜晚

終於在午夜之際酒足飯飽,令人驚訝的是朋友的目光如饑似渴地掃過立在櫃檯上的酒,而他慢悠悠地將那花茶倒進自己的杯子裏,一飲而盡又意猶未盡,我暗暗納悶,便也微笑不語,記憶中那頓飯吃得輕鬆極了,只見他點起手中的香煙一臉笑意地斜靠在椅子上,嫋嫋的煙霧,迷醉又不失風情,出於第一次見面,我的沉默不語終於在那晚盡情地釋放reenex 膠原自生。翌日,黎明已然破曉,我早早地披衣而立看著這晨光微熹的清晨,蕭瑟的街道有三三倆倆的人,連那一排排的梧桐在熹光中也充滿了綠意……接著,來到了山水交相輝映的三峽大壩,一路上他都護在我的左右,或是撐著傘跟隨我的步伐,或是拿著沉甸甸的行囊,或是安靜地聽我聒噪的話語……那一天,不知出於何故,對著一個第一次見面還不曾熟絡的人兒,我竟能滔滔不絕到毫無羞澀之感,也沒有尷尬的成分在作怪,有的是相通的一見如故和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後來,在清江畫廊,我們五人自然而然地分成兩派,他永遠地站在我的左側不遠不近,甚至是靜默地聽我訴說那些已成為他遙遠記憶的學生時代所發生的事,末了,扭開瓶蓋把水遞到我的面前,我不覺怔了怔,隨後便會意一笑,其實那一刻,我的內心是悸動的,因為他如此細膩到恰如其分。
一直到離別的那個夜晚,沒有悲傷的氣氛在凝聚口服 避孕 藥,或許是我多愁善感的緣故吧,分別在眼前不是如此的遙遙無期,也許說了再見或許再也不見,彼此遠在天涯,各自安好就足矣。可是,那個舟車勞頓的夜晚,我卻突然沉默不語,我癱軟地靠在椅背上看著車一會兒進入燈火通明的鬧市,一會兒又在寂寥的原野上自由奔騰,每個人似乎都靜悄悄的不言不語,終於又到了午夜時分,車在閨蜜的學校停住了奔騰的腳步,下車後是一片泣人心脾的涼,我不覺瑟瑟發抖,此時的大排檔也有了打烊的痕跡避孕 藥,快速地點完餐,不一會兒,食物冒著蓬勃的熱氣陸陸續續地上桌了,只見他早已擺好了碗筷,而朋友也斟上了飲料,我搖頭遞給了坐在左側的他,大夥兒正在開動時,他突然看到我面前的碗已有了骯髒的烙印,只見他二話不說就把他那乾淨的碗遞到我的面前,接著又倒上一杯熱氣騰騰的開水……那一刻,我的腦海裏湧現著他一路上各種溫柔的照顧,感動於心,不覺笑意嫣然。
我曾說他是一個適合結婚的人,或許有的人適合戀愛,有的人適合孤獨,而他真的適合結婚,也許沒有甜言蜜語,卻能溫柔時光予以你含情脈脈,人生如此,夫複何求,這大概是天下女子的共同心聲吧。

我也唯有用恨,來祭奠我的碎夢。

回蕩在隔離了一個世紀的卻近在咫尺的城市中。
我與你,相隔數百米,卻形似陌路人。
生活從此好似突然蔡加讚沒有彩色,頹靡不振,軟綿無力的希望,在失去的病床上苟延殘喘。
想起來香港版西遊記裏的一句臺詞:多情自古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我恨她,如同恨我自己。
石家莊紅色的天,再也不會有了吧。
紅色的天,在失去的那晚,隨巫師的鎖鏈騰空而去。
我大概都已經忘了這一切,第二天蔡加讚醒來,如同做了一場過於真實的春夢。
我記得的,也唯有那一雙 墨色的眸,以及綠色的裙子。
在我永遠無法觸及到的地方,翩翩起舞,像一只綠色的蝴蝶,旋轉而去。
不要問我去向何方,就當我從未來過。
結束了,石家莊再也沒有出現過紅色的天和黑色的雲了。
我使盡全力的抬頭,有只蝴蝶的影子落了下來,翅膀上秀麗的花紋,像極了她 的眼睛。
我永遠不能忘記蔡加讚的眼睛。
我記得你的眼睛,我感覺你的靈魂會像風一樣從我的指尖滑走,但我還是一次次惶恐不安的伸出我的手。

鬆開你的手,我要自己走

長長的路沒有盡頭,身旁高大的牆壁深入雲端,灰色的雲朵籠罩在頭頂,滴答滴答的聲音敲打我的耳膜,你的背影若隱若現,我想追上去,雙腿卻像灌了鉛一般邁不開,喉嚨裏發不出音,胸口是一陣說不出的壓抑reenex好唔好

不知道這是你離開以後我第幾次做這樣的夢,夢裏反復出現那條逼仄的胡同,它像巨大的漩渦淹沒了我。

朋友,是時間忘了帶我走,還是你忘記了等我,留我一個人在原地,像一個傻子一樣的等候,我以為你會回來,但僅僅是我以為。

朋友,還記得我們一起玩過的單杠麼?你說,要像單杠一樣,學會獨立;還記得我們一起在學校吃的難吃的盒飯麼?我們大口大口地吃飯像是在吞噬快樂。這些,你都還記得麼?如今,我再次玩單杠的時候,你不在我身邊;如今,我再次吃那盒飯時,你不在我身邊,這樣舊地重遊的心痛是“物是人非”,這樣殘忍的詞語也描述不完全的。悲傷纏住我慘白的手,回憶在我耳旁反復嘶吼。我像一個斷了線的木偶癱坐在那裏,在很多個不經意的時刻,淚流滿面,可是我依舊沒有勇氣,鬆開你的手,自己走下去reenex hongkong

可是,朋友,當我撕心裂肺疼痛的時候,你在做什麼呢?會不會是開心地大笑,我這樣難過,你可知不知道?我膽小地問自己,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得。你是我身體的重心,現在離開了,我是不是該勇敢的站起來。你是我曾經一道美麗的風景,可是再美它也只屬於昨天,哪怕山再高,水再秀,風再溫柔,太深的流連便成了一種羈絆,羈絆住的不只是雙腳,還有未來。向前眺望,遠方會不會有一大片向日葵在等候著我呢?我是不是應該讓自己從泥沼裏脫離,義無反顧地奔向美好的明天呢?

離別不應該是悲傷的,而是180度的轉彎,一次深深地祝福,對你也對我自己,告訴自己,美好的風景就在不遠處,只要展開笑顏,拿出勇氣,總有一天我會微笑著獨立reenex效果

想到這些,頭頂的烏雲漸漸散去了,高大的牆壁也慢慢淡出了背景,豔陽高照,原來沒有你,我的世界依舊是大晴天,是我隨手關上了整個星空,原來沒有你,我的世界依舊轉動,我依然可以開朗陽光般的大笑。

是的,是時候了,鬆開你的手,我要自己走。

故鄉島

小時候,一直期待能在春天裏靜待柔光,將自己氤氳在花海之中。等到大些了,卻寧願一個人茫然著,也不願掏出童年的幻想憧憬著。

彩色的條紋在電視裏不安地蠕動著,飄落的灰塵模糊了視線。打開窗戶,感到陽光被我的指尖梳篦,也被時間所滲透,卻給我帶來不經意的刺痛。嘀嗒,嘀嗒……我望瞭望桌上,曾經的笑聲並未因為夏天的到來而愈發美麗,相反卻早早凋謝。空蕩蕩的房間幽閉得可怕,仿佛將我浸沒於這一片深邃之中。

以前一直擔心,如若在不完整的家庭裏生活,不知道以前母親那令人厭惡的嘮叨,將會不會成為我渴求的希望。而當一切成為現實時,取而代之的是對父母不負責任的無法原諒,有時我幾乎沒有瞬間想起離婚對我近乎殘忍的痛覺。

一陣風襲來,吹走了期盼,留下了一片沉默。“我是一只黑天鵝,註定不會幸福。”踏著絕望的塵土,一步步走向讓他們後悔的道路。湖面平靜依舊,肅穆地迎接我的到來。為何到現在我才那麼堅定不移,為何之前沒有足夠的勇氣阻止他們的錯誤。也就這個時候,夕陽的餘光從眼旁逃過,讓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哥哥,你怎麼來了?”“哦,你在這,所以我來了。”後來,我就陪她在湖畔旁坐著,就這麼和她傻傻地望著湖面。

那是我表妹,我依稀記得那個天真可愛的女孩奔跑在田野裏不時地喊著:“我是最快的。”但小小的年紀卻被命運塑造成另一個林黛玉。之前望著她哀怨而又深刻的眼神,我有點不知所措,只是輕輕地安撫著。有時候,她只是趴在窗口,凝視著天空,又或者抱著玩具熊躺在床上一天,敲門也不回一聲。記得我想讓她說出心裏事,可她只是笑笑,裝模作樣地開心起來,不過好笑的是,她的表演能力是那麼地拙劣。

“我不想呆在這個地方,在這裏好累,天天要迎合別人的臉面,連爸爸媽媽看起來都是那麼地討人厭。”真是一鳴驚人啊,妹妹的話也讓我嚇了一跳。她要我為她出主意,我哪有什麼主意,這個城市給我留下的不一樣是痛苦和絕望嗎。

“該是回去的時候了,該是回去的時候了……。”一個聲音突然不停地回蕩在耳邊。“一步、兩步……”“加油,爺爺等著你,你很快就能長大了。”“一步、兩步……。”“沒有用的,就算你超過了我,你那獨有的鄉音在這座城裏得到的只有不屑與無視。”“一步、兩步……”

“為什麼我這麼努力你們還要讓我痛苦!”一步、兩步……燦爛的雲霞漸漸充斥著整片天空,在地平線上留下了一點、兩點。

整理好行李,帶著另一種希望,終於出發了。“妹妹,你想和哥哥一起到哥哥故鄉去嗎?”“嗯。”火車的尾巴連著一頭,火車的前方注視著另一頭,或許這是我剛剛踏上“旅程”的心情吧。

“來,你睡上鋪,我睡下鋪。喲,這行李還真放不上去。”“我來幫你吧。”“好嘞,謝謝啊。”乍一看,是個很時髦的女生。“沒事,我就睡你對面,這是你妹妹吧,好可愛。”

淩晨一點鐘,火車還在忽上忽下地顛簸,本來稍稍靜下來的心又重新忐忑起來。睡不著了,看了看周圍的人,他們也沒睡,估計都是在等待那個心靈棲息地的到來吧。說實話,我想找回一種感覺,在故鄉才有的感覺,而且固執地認為,它能讓我重新燃起對生活的希望。望瞭望窗外,只有轟隆隆的鐵軌聲充斥在星星點點的路燈中。

“同學,你有沒有退燒藥?我感覺自己好像有點發燒。”是那個很時髦的女生。“哦,有啊。”我倉促地翻了下書包,就找到了兩片。“給。”“謝謝,我這兒帶了一些特產,你要一點嗎?”“不了,謝謝。”“對了,你是去哪里的?”“噓!”我示意了一下我那正在熟睡中的妹妹,就把話寫在紙上給她。她笑了笑,後來我倆就傳起了紙條。那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傳紙條,從來沒有一次能像這次一樣,把失去多年的感觸依依在記憶的版畫中重現——

“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上海發展,因為能在那裏定居是我的夢想。”

“那你還回故鄉嗎?”

“不了,那裏留給我的都是不幸。”

……。

“你認為你是個怎麼樣的人?”

“不知道。”

似平似淡的語氣讓這次交流漸漸落下了帷幕。其實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是我不想再次觸痛自己罷了。

燈光微弱,我模糊地張開雙眼,差不多要到站了,耳邊還放著她臨走時給的紙條:靜待百花爛漫。我不懂她是什麼意思,但很清楚她和我可能是一個世界的人。仰面朝天,我開始思索,緊接著是一連串的後悔。後悔當初離開爺爺奶奶,與父母來到這個陌生而又淒涼的城市,後悔自己始終沒有勇氣阻止父母離婚,連帶著被城市裏的浮躁之氣慢慢浸透。

這一年,我十七八歲,在人生的道路上,因為羡慕陽光的明媚,追趕了整整十七八年,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失去的遠比得到的多得多。或許是我總愛把事情悲觀化,卻總沒有行動阻止它。

火車又開始搖晃起來,整節車廂只剩下我和妹妹了。就這樣,拖著偌大的行李箱,一人一碗泡面,和妹妹在候車廳等待天亮些再出發。當餓的扁扁的肚子在瘋狂吸吮來自外界的溫暖時,卻看見一個人向這邊跑來,清晰些了,一張笑臉上充斥著明媚。“你怎麼來了?”一切是那麼突然,驚了我一臉朦朧。

“你知道世界最美麗的地方在哪里?”

“美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定義,美存在於巍峨的山峰中,存在於絢麗的雲彩中,也存在於……”

“索性就說存在於人的心中,不就好了。那你說,我覺得是哪里呢?”

“額,你便是你心中最美的地方……”

三個人坐在回家的大巴上,在一陣家常聊天後,便又恢復了沉悶。最後還是妹妹說了句:“哥哥,喜歡詩文姐嗎?”帶著一點挑逗,但足以活躍氣氛了。詩文卻是認真般地等待我的答復。我沒有直接回答,用稍微輕鬆的語氣對妹妹說道:“詩文姐姐曾經的嫣然一笑,勝過春暖花開,你懂了嗎?”妹妹當然是一臉茫然,而詩文的眼神卻黯淡了下來,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口,最後還是吃力地咬出了幾個字:“子軒哥,我有對象了。”“什麼!”“家裏人介紹的,那個男的很老實肯吃苦,大家都喜歡他,父母說過兩年等我倆再大點就結婚。”“額,那我做哥的得恭喜恭喜了,到時一定給個大紅包。”時間在空氣中漸漸凝固起來,時鐘的聲音卻開始在腦海回蕩。一秒,兩秒………我想轉過頭去,因為周圍的空氣逐漸沸騰起來,昇華成熱氣在我眼中繚繞。

“為什麼這裏和想像中有點不一樣?”妹妹嘟起了嘴。我這才恍覺,一切似乎與記憶中的景象有所改變,不,確切的說是徹底改變了。“這幾年,城鄉一體化進度很快,不久,我們也不會被說成是山溝裏出來了,也不會有更多人遠走他鄉了。”詩文津津說道,卻沒有一點表情。

是啊,以往的夏天,我會和詩文還有幾個朋友在稻田裏撈蝌蚪,捉青蛙,在呱呱聲中一直持續到天黑,無不歡快。而此時的我,卻怎麼有了夏至淺傷的感觸,是因為如今的稻田裏噴灑了更多的農藥,連青蛙都不敢來了嗎?還是因為在悶熱的天氣,在好似要溶化一般泊油路上踩不出腳印,卻還有一股令心臟刺痛的味道。幾只不知名的鳥兒在頭上飛過,從背後幾近蕭索的村莊裏又帶走了些許活氣。我的故鄉,我就這麼回來了,它也就這麼迎接了我。不過也怪不得別人,人和事是相對統一的,你對著鏡子笑,鏡子裏的人也對你笑。

到了老家門口,柱子上斑駁的水彩畫映襯著這幾年老家的滄桑,爺爺奶奶早已迎著出來了。詩文卻在這時悄悄走了,就像我那樣。而爺爺奶奶那愈憔悴的眉梢也給我不少震驚。午餐很豐盛,雖說在城裏也經常吃番茄炒蛋,但此刻的味道卻是一種睡也給不了的熱度。而妹妹則索性說:“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香的菜。”逗笑了一桌人。

吃完飯後,妹妹抓著我去爬山看海,我便只好去樓上找一些曾經特製的木棍,方便爬山。房間依舊那麼乾淨,好似眼前出現了爺爺奶奶每天打掃房間的景象,而這時,一張照片瞬間沖入視線。照片裏的小孩,拿著鐵鍬學著旁邊的農民一樣翻泥,明明拿不起,卻還露出一副不服輸的執拗眼神。那是我嗎,他肯定會嘲笑如今的自己,一個在叛逆期還忍氣吞聲的自己。

怎麼了,為什麼我突然感到空間幽閉起來,眼前的景象變得朦朧,漸漸地忘記了思緒,忘記了之前的悲傷,忘記了一些該忘記的浮躁,也忘記了一些不該忘記的流年。

“哥哥,快點,我等不及了。”“哦,馬上下來了。”兩個人,背著書包,拿著木棍,忘記煩惱,整裝出發。“子軒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是大偉啊,我剛剛回來的,怎麼樣,這幾年如何,成績還好嗎?”“我……我其實已經不讀了?”“啊,怎麼了?”“沒有什麼,反正不想讀了,早點幹活早賺錢嗎。”說完,不假思索地撓了撓頭。“哦,你說的對,看你這麼老實,幹活一定很認真,老闆肯定喜歡你。”“嗯。”

大偉和我聊了很多,直到妹妹又嘟起了小嘴,才草草結束。大偉的背影漸行漸遠,而我和他的距離也被越來越長,時間帶來的只有交談中多次出現的陌生。“妹妹,咱們快點,跑到山腳下去吧。”氣喘吁吁地跑著,跑著,內心卻從來沒這麼清晰地要快點爬到山頂。

山腳的路已經被養雞場封住了,我倆就只好從側面爬起,側面是偏坡,很陡。但這一次,我卻那麼地自信,硬是攙著妹妹向山頂攀去。一路上,樹影婆娑,風景依舊,只是少了一份蓬勃。當我和妹妹站在山頂上,故鄉也瞬間渺小了許多,大片大片的綠色看起來並不是那麼清晰,朦朧在我眼前。好像我的回來不是很受歡迎,這樣的變化也跟我沒有一點關係。妹妹忍不住站到我前面,大聲地對天空喊了起來:“啊……。啊……”我也忍不住了,順著她的聲音也嘶吼起來:“啊……啊……”淚水順著呼喊聲一起從山裏的小溪裏滑下,只是不知道,我為何而流。妹妹說:“哥哥,我倆像傻子耶,沒人會知道是我們吧。”“不會有人知道的。”“哥哥,那邊是大海啊,我們等會去看看。”“嗯。”

從海面上眺望遠方,記憶裏的風景如同這一望無際的海水,只剩下縷縷濤聲。“我們向你問候了,大海。”我聽見一聲歎息,隨風而至……。

半個月過去了,我的“旅程”仍將繼續。在離開故鄉的那一天,我還是沒有告訴詩文,我想她這一次不會再生氣了吧。火車緩緩駛動起來,故鄉那一片片景色也不斷向後褪去,我卻沒有感到多少留戀。故鄉,如同一直出現的朦朧感給了我越來越多的神秘和陌生。火車內很吵,可我卻感到周圍很靜。明明還是夏天,我卻聽到了樹葉飄落的聲音。眼前又漂浮著幾朵流雲,染著彩霞,周圍回蕩著鳥語,沐浴著花香……。“是故鄉島!”

“哥哥,我們直接回家嗎?”“嗯,不過回家前,我們去一個叫故鄉島的地方吧。”“那是什麼地方?”“那裏的天空飄著流雲,染著彩霞,周圍回蕩著鳥語,沐浴著花香,每個人都能在那裏找到故鄉的感覺。”“哥哥,你怎麼了,從上火車開始,就發現你有點魂不守舍。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怎麼會有這種地方?”我一愣,覺得自己真的可笑,心若無棲息,哪里都是流浪,我是在編造一個不可存在的幻想之地罷了。

又怎麼了,為什麼空間又漸漸幽閉起來,周圍的人瞬間變得迷離,一片片黑色不斷湧來,讓我感到窒息。“啊………啊!”怎麼沒有人回答,怎麼那麼安靜,安靜得可怕。

“差不多了,你現在睜開眼吧,現在感覺怎麼樣?”

“感覺還行,至少沒有之前那麼壓抑了,你小子,行啊。”

“我只是一個新生而已,討厭用中規中矩的方法,我覺得沒有這種沒有技巧,閉上眼,傾訴出來是打開心結的最好方法。”

“那我是不是以後就不會這麼神經質了?”

“子軒,身為你的同學,我想問一下,你到底想不想打開心結?”

“我不是打開了嗎?”

“你剛剛傾訴過程中,你還記得你一直提到的妹妹,但實際上,你並沒有妹妹。”

“我……我不知道,對啊,為什麼我一直提妹妹,可我又記得那個女孩的樣子,怎麼回事?”

“我,唉,我不愛笑,有時候我會在別人面前強顏歡笑,命運給了我一個悲觀的性格,因而一些美好的事物在我眼中也是悲傷與愁苦。我時常喜歡一個人走在黑夜的角落,或是望著天空發呆,或是思索一些沒有用的東西,然後默默流淚,不怕你笑話,連流淚都不敢嚎啕。”

“所以說你的潛意識事實上一直抵制你的這種想法,所以你的‘妹妹’的性格才和你那麼高度相似。你的根源說到底是因為在這個紛擾的現實中缺少一塊心靈棲息地,種種的不如意讓你想到回到故鄉,因為故鄉的童年對你來說是棲息之地,當唯一的居所也今非昔比時,才幻想一個所謂的故鄉島,你說是不是?”

深夜的記憶朦朧而又真實,獨自一人劃著船,在一片蔚藍的海面上蕩著水花,眼前逐漸展開蔥綠的星星點點,那是……

耳旁出現歇斯底里的話語,忽遠忽近,像是父親的聲音:“像你這種人,根本不可能有人來可憐你,你出生在這世間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維之,你知道嗎,你說的對,但總感覺還沒說到根源,因為我感覺在故鄉的那段行程遠比故鄉的外貌印象更深刻,這是怎麼回事?”……

打開窗戶,美美地吸了一口氣。“子軒,或許我和你都是悲情男主角吧。”我已經看見了,卻終究還是沒能踏上故鄉島。只是在醒來前的最後一刻,我看到那裏的天空,濕潤了。

過了不久,維之關上了窗戶,不再思索子軒的話語。而窗外,濃得似墨的天幕,寧靜得不可思議……

「お坊さん便」について

日曜には教会のミサに行くし、毎週木曜には教会でシスターについて勉強している最中なので「仏教徒じゃないじゃないか」と言われればそうなのですが、実家の法事にはちゃんとお数珠持っていきますし、般若心経なら唱えられます。
 そこは日本人らしいというか、なんreenex hongkongというか、融通がきくんです。よその国の方には言えませんが。

 そういう私からしたら、東京や大阪などの大都市で、なかなか自分のお寺さんを持てずにおられるお坊さんの登録応募も結構あるという記事を読んだので、そんなに禁止しなくても……と思ってしまったのですが、中国新聞によると、やっぱりだめなようでした。
中国新聞 宗教行為を商品化 全日本仏教会がアマゾンを批判
 他の新聞でも同様の記事があったようですが、今朝の中国新聞で79歳の読者さんも「考えられない」と投稿されていたので記事に。
 私も最初読んだ時は「そんなものまで作ったのか!」と私もびっくりしましたが。

     斉藤理事長は「お布施はサービスの対価ではない。諸外国の宗教事情を見ても、このようなことを許している国はない」と指摘


 まぁ、アジアの仏教国でもやってないし、他民族・他宗教の国でもやってないでしょう。宗教によっては、もっとすごい反発や下手をすればテロまで起こりかねませんし。日本という安全な国だからこそ出来たことだと思うのですが、それでも年配の方には反発を招いたということで。
 完全になくなっちゃうんでしょうかねreenex價錢
 今、アマゾンで検索かけたらアマゾン お坊さん便法事法要チケットが3万5千円で、戒名授与が2万円でありました。
 何十万もかかるもんだと思っていたのに、こんなに安いのですか! びっくり!
 料金体系が分かりやすいのは分かりやすいですが、檀家さんになって、色々これからのことを相談やお願いするには不安かなとも思いました。
 ううーん、どっちがいいか一概には言えないので、どちらからも選べ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ればいいのになというのが正直なところですreenex好唔好
 「お坊さん便」とまでいかなくても、近くのお寺さんをご紹介します、ってサービスだったらよかったのかな?

夕食はピザハット

ウゥ~ム~~~カミサンもこんな歳になったのか・・・・

結婚当初カミサンは20歳代だったのになぁ~~~~。

・・・感慨深い。

最初は世間知らずだと思っていたが、いつの間にかぼくよりエラソォ~に振舞っている。

そう、典型的な尻に敷かれたオヤジに成り下がってしまった。

女にゃ敵わん。(-_-;)

・・・・・・

っで、プレゼントは何にしようか迷っていたが、選んだものが気に入るとは限らない。

そこで、カミサンの好きなマリメッコに一緒に行くことにした。

自由が丘にマリメッコの店が出来ていたのだ。

「好きなものを買ったるでぇ~」

・・・っと、太っ腹な所を見せたのだが、

やたら小さなバッグを選んだ。


(これの色違い)


ウォーキングの時にアイフォンと財布を入れるのに前から欲しかったのだと言う。

・・・・・・

結局、エプロンを追加に選んだだけで、やたら安上がりなプレゼントとなった。

下在我仰望的夢裏

夢裏有你的青絲,亦暮成雪。那朵朵無爭的雪花,順其自然的飄落著,那麼的淡雅,那麼的認真。一直在等一場飄雪,在這個不算很reenex冷的季節。遵義的冬天時而激情,時而婉約,時而像一場夢,一年一夢,一年一夜。和雪有關的我,在多少無奈中與雪無關著。多想,此刻有一場飄雪為我而來,我仰躺在草叢裏任她落在我的臉上,然後被我的呼吸融化,順著臉額溢在草叢邊,或是延著唇齒,滑進我心裏。

相信,將雪花捧進心裏,她便不會融化,一直那樣純潔、無爭、含蓄的開著,一直繾綣在我內心深處樸質、善良、淡雅的開著,多好。一場飄雪一場夢,那場最真實的夢遲遲不來,那些流年忘返的夢,時時徜徉其間。多想,“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若然,我也學岑深般借神來之筆,把雪花比作梨花,盎然一篇帶著蓬勃生氣的奇雪之景,柔筆若健,揮灑自如。

總覺得,飄雪的世界reenex是最乾淨的,把大街覆蓋,荒野覆蓋,污濁覆蓋。那些濃厚的塵埃被封凍,被淨化,被掩埋,然後如棉被般給世界蓋上一層希望,待醒來時繁花似錦,著麥苗風,生機盎然。想必此時的北方已然暮雪紛紛,多想與遠方的你一起圍爐夜話,推門見雪,見雪的氣息,以及些許煙火的氣息。相信,有人情的地方雪才會美麗,縱然化成盈盈若水,也會厚澤人心,和大地。吟雪,把雪吟成詩,吟成“冬天麥蓋三層被,來年枕著饅頭睡”,和浪漫有關,和幸福的生活有關。

很平靜的夜,沒有雪,卻有我此刻感懷的情愫,“願乘風破萬裏雲,甘為面壁十年書”。明天,將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你的身邊一定會聚集很多人,想必大多是你的學生吧。我知道一定沒有我,因為,我要面壁疏其,寫一些關於飄雪的文字,如你的名字般帶著希望,帶著感動,捧著一顆冰心,帶著我辛勤一夜的硯寒,希望在你的壽辰前,善為使信,善啟我望以為安的心情。

其實我知道,你點燃過很多希望的光芒,也點燃過更多智慧的火花。而你卻並非生命的常青樹,會永遠給我一篇綠色的嚮往,總有一天,你會褪reenex去枝繁葉茂,我也會在園丁的心坎,留下一首離別的詩。從此,或許從此,只有記憶、懷念與祝福。

期待生生世世

一樹繁華,我們,卻在紅塵中尋尋覓覓!只要,這樣的風景還在,真的,不怕轉身的一次微笑,不是誰在等待,而是,鄉野裏的回味,再次,捕捉了天邊的雲彩,沒有陶醉,卻已是花開。矗立的思念,如同無盡的遙遠,灼痛放不下的徘徊,在孤單的背影裏沉澱,什麼是歲月,又什麼是流年,看日落,牽掛著不變的眷戀!
門禁卡


只要,有陽光的地方,我會在我腳步的紅塵裏,尋覓你不曾到達的角落,不為歌唱未來,只為與你同在芬芳中相遇,聽,你淺醉後的抉擇。你,輕輕地來,打開了我的孤獨,你,悄悄地去,我依然在孤獨裏沉睡,一首老歌,唱了又唱,誰,在多情的曲調裏心碎,不停地漂泊,遠了,近了,還是如同往昔的疼痛!

reenex

一樣的風雨兼程,在你不曾走過的路口,我,默默地只是靜靜的不經意地停留,花開了,鳥鳴了,卻又是一次殤惘的流連,走不出那份歲月的清清淺淺,守望與思念。四季的輪轉,更迭了滄桑,是等一次對望,還是尋一種偶然,在時光的流逝,在歲月的荏苒,一切,都在未知的世界,一如與生俱來的宿命!

reenex

不止一次的這樣面對夕陽,不止一次地深陷來自遙遠的孤獨,在大海與心靈之間構築一種極致,映折了無盡,揣摩了疼痛,讓遙遠不再遙遠,讓牽掛不再牽掛。無聲,帶來了寂寞,帶來了期待,卻不能寫進青春的辭海,一句問候,一聲輕歎,都在朦朧的詩詞裏感傷,留下,若即若離,留下,牽牽絆絆!

為錦瑟執笛華年,著一身淡妝素顏,這是春天裏的瞬間,這是陌上的思念,那一曲紅塵,那一闕無題,在心間,在記憶,沒有淡然,又上眉梢,再落愁傷,一地的離歌,滿目的惆悵。因為,我只是尋覓的蝴蝶,我只是歸途的孤雁,飛越大海,飛過長天,伴一世情深,伴一生緣淺,那是三生石上,還是彼岸花開!

來過古老的街巷,又走過了一次滄桑,不曾定格,原來,陌生並沒有遠離,這樣執傘風花,這樣漫步雪月,這是誰在烏鎮的徘徊,這是誰在遠方的期盼,一年,一年,又一年。也許,不該把文字的情懷,溫存於詩詞的遺憾,平平仄仄的心碎,怎樣撫慰無無奈奈,哭泣的疏影,哭泣的暗香!

不是,多了一份淡定,不是,少了一份執著,而是在乎,無論,有多少傷痕,無論,有幾許疼痛,只要,歲月靜好,只要,生命還在。如果,把情感用筆墨來刻畫,我,只想寄託一紙空文,因為,什麼也不說勝似千言萬語,哪怕,無法明白我的心境,亦無怨無悔,雖然,這樣的理由很牽強,但是,我要你知道我就在你的身邊!

雪,落於塵埃,凝痕了寒冷,把這個世界裝點,我的窗口,在雪野深處,再次冰封了記憶,那是冰淩花的童話,講訴了,我一路走來的愛情。在一樹的風塵裏,冬季,已經沒有了枯葉的絢爛,只等春風的一笑,能否,再次演繹飄零的飛舞,重回秋天的流浪,把昨日的悲情,化別於長天的歸鴻,讓守望不再失落,讓等待不再漫長!

當黃昏的寧靜,渲染了無限的夕陽,雪野深處的一串腳印,是誰,留在了迷失中,掙扎那無盡的哭泣。驀然回首,是誰的一聲歎息,打碎了這處風景,能否,再次遇見那年的一次邂逅!

十六日早上,人們奔相走告

呼朋喚友,喜出望外去迎接這位尊貴的客人,去捕捉她那美麗的身影。可是一早的雪花就如一位羞色的少女,輕描淡寫地灑了那麼一丁點兒,時隱時現,東躲西藏。樓頂上和車頂上的雪花,怎麼好意思走進人們的鏡頭?
dermes

我終於在不顯眼的植物上發現了她,街心綠化帶的紅黃藍小花叢中,夾著雪花,顯得晶瑩剔透,鮮亮無比, 一條不起眼的通道上雪花兒灑滿了路面,讓燈紅酒綠的餐廳顯得格外醒目,那種久未的親切感一下子湧上了我的心頭, 八九點鐘的雪花是羞羞達達,躲躲藏藏的,讓我們春城人覺得並不盡興,多少有點失望!

ACCESS CONTROL

也許老天爺太瞭解我們春城人了,十點過後,柳絮般的雪花飄飄灑灑降臨到了春城,這才是我們想要的風景,大家的心裏樂開了花,真是爽極了!我尾隨著雪花的狂熱者,走出了春城的中心地帶,來到了西山,走進了大自然的懷抱。

Serviced apartment Hong Kong
盤山公路上人潮湧動,人們一路歡聲笑語地向山上奔跑,每一張臉都充滿了喜悅,我想:今天又不是節假日,人怎麼那麼多啊!雪花改變了人們的習慣,真是不是假日勝似假日。 其實雪花一點兒也不溫柔,打在我的臉上,冰冷生痛,凍疆了我的雙手,但是我沒在意,因為她很珍貴,不抓緊拍攝她又去得無影無蹤了。

我走在潮濕的路面上,深深地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張開雙臂去擁抱這位最浪漫的情人。今天的西山經過雪花的大洗禮,換了一付新的面孔,周圍的一切變得是那麼的新奇,眼前正如古人說的,“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眺望前方,雪花在山腰裏突變成了變幻莫測的雲。在綠色的海洋裏飄浮著,仿佛畫家筆下的潑墨畫,濃淡混抹,任意發揮,顯得是那麼抽象,也太超前了!

把我的美麗裱在裏面

夜象一個黑色的畫框,把我的美麗裱在裏面。我靜靜地觀賞自己,描畫自己,就象身臨其境似的看到美麗的你,帶著清新和溫柔余近卿,把你藍色花兒的夢伸入到我愛的圍牆中,就象雲雀的夢撩著水珠的翅膀,在我的夢裏飛行。閉上眼睛,我在幻化那美麗的世界,影影綽綽就好象我們兩個人在靜謐和玄魂中構築。那長長的枝蔓象搖晃著花兒的美,花香沁脾的顫動,從愛的皮膚的香中撲來。

一座燈塔,宛如在海潮的夢裏呼喚你,在指引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夢,就象那綠色的鳥飛來,把泣聲留在那裏,把夢留在那裏,就象扯著一簾瀑,在美麗的夜裏飛行。那是一個多麼遙遠的美夢啊?象夢燃著的火光,就象愛燃著火,在那無窮的大海夢裏燒灼。

裸女,噴泉在火光的夢裏跳躍,舞蹈余近卿。太美夜的舞臺,就象敞開藍色夢兒的窗,激情在沖決般的跳蕩,就象夜裂開美麗的胸膛,把我的美,掬在夜中央。一切的美麗全都留給我,什麼葡萄園,還有夢的蜂群,我都要。因為你是我的玫瑰和芳香,你還象清水一樣的流淌,我真渴望紮根在你美麗的沃土上,你是我高傲的激流奔湧的河床。

我不知道該怎樣抵達你的彼岸上,還是伴著月光的美夢和你靜靜的流淌。時間的奧秘,我不敢講,今夜裏的爛漫,就象桃花盛開般,盛開在我的心上。從翩飛到舞蹈,時間就象在追蹤,一刻也沒有停息。我就象掬著天淚和星星,在愛的夢裏搜尋余近卿。從夢的佛曉到愛的戰爭在此起彼伏,從喚起的聲音到愛的蘇醒,夜都是那樣的品讀。自己也粉碎了多少夢,也掬起多少夢,就象自己在夜的樓梯裏奔跑,一切都跑丟了,就剩下愛的軀殼,罩在相思的樓道裏,愛的臺階上。鳳仙花、苦菊,還有森林裏的野蓮,此刻都像在鋪排,我赤裸裸枕著手仰臥躺在裏面,就象我的周身都被這苦澀的美替代,我擺脫不了這種美麗的困境,也走不出那美麗的險灘。

我還象你夜裏闔上的一本耐讀的書,你在靜靜的品,靜靜的讀。我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你愛的焦點,你就象品讀在美麗的夜裏,愛的黃昏裏,那樣的不能自拔。美吔,太美的子夜。你就象聽見玫瑰樹的枝節裏流湧著愛的精汁,那種滔天巨浪的醒,在夢裏鋪排。山的虎嘯,夢的窈窕,愛的城牆的降落,城堡裏動人的歌聲,在驚魂裏跳蕩,蘇醒。天啊?請閉上你的雙眼,請閉緊你的嘴唇,時間都是多餘的,美麗的言語已說盡。

你走不出夜的門,也走不出那片美麗的森林。你的眼睛似火,我就是你的靈魂和麻醉。不論你怎樣對我,我都是你的琴弦,我的琴匣裏裝滿了你美麗的樂趣和陶醉,一任你盡情的彈奏。

很微妙,很細膩

在你的眼神裏,在你的動作裏,我感受到了這種特有的真。就象那愛誰也牽不走,誰也拿不去,是那麼的至真至誠,是那麼的一逸永固,就象你心裏永遠留下那份割舍不了的愛,在潛滋暗長的遞增,還象你心裏的痛在變成愛,絲絲地在撕扯著你,你是那麼的放不下,就象你面前是一個愛的誘餌,那麼的叫你心饞,你就象一只偷腥的貓,在偷偷的想,在偷偷的愛,心裏那種甜蜜,心裏那種幸福是無法比擬的,也是無法抗拒的。愛就象一種催化劑在催化著你,也在歇斯底裏的腐蝕著你,就象愛的細菌已經潛入你的皮肉裏,骨頭裏,是那麼的深,是那麼真。看見愛就在身邊,卻不敢相見,只有偷偷地想,偷偷的愛澳門自由行,用那傳神的眼神,去感觸,去互補,就象那愛偷偷滲入你的肌體裏,你的愛裏,叫你幸福的陶醉。

這是一種久違重逢的想,這是一種刻苦銘心的盼,在那一刻眼神成了一種紐帶,成了一種替代。就象你的全部都屬於我的,誰在那一刻也分不開。彼此的心心相通,彼此的脈脈含情,就象心裏都有那種割舍不了的愛和情在潛滋暗長的鋪排服務式住宅,叫彼此都有一種想和念在裏面。

你的眼神那麼的美,那麼的傳神,我簡直陶醉不已,就象我被你的美麗折服,被你的愛融化。你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是我撲捉的焦點,我象融入到你愛的美夢裏,那樣的不願醒來。你散發出的芳香,你美麗迷人的姿態,你的回眸靦腆的笑,溢滿了我愛的心懷。就象我的周圍,始終有你的身影相伴,是那麼的形影不離,情牽夢繞。

一次的回眸,就會叫我心情激蕩,仿佛此刻一切都是那麼的出乎意外,意想不到的出現。你那偷瞥我的眼眸和喜愛我的動作,叫我留戀往返的想,叫我牽腸掛肚的思。你給了我愛的明示,你給了我愛的想。就象你是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我也要摘取,也要瓜分。你是穿牆透壁的想,你是穿牆透壁的念,你身上有許多愛的秘密和故事叫我挖掘和采摘,你是我今生注定愛的人,別人是無法和我一起分享的。你的美,是那麼的至高無上,你的美是那麼的豁達嫻熟,就象我被你圈定在愛的氛圍裏面,是那樣的愛也愛不完水光槍

心有靈犀一點通,在這裏得到應驗。你的每一個動作和你那每一個眼神都象一種疏通愛的紐帶,叫我浮想聯翩的想。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夢,那是懵懂愛的秘密,是那麼的不可企及。就象心裏懷揣著一種秘密,不便公開,是那樣的叫你去猜,去想。仿佛你的全部都被顯而易見的秘密覆蓋,我在攫取夢的寬松去想,去愛。那是一種幸福和愛的亢奮,也是一種享受。如果你被篩選到那美麗的愛裏,你也會幸福的五體投地,愛不完。

答案總是那麼的叫人匪夷所思,答案總是叫人浮想聯翩去想。那是一個意猶未盡的結局,是一種美麗愛的享受。此情此景,我對你真是杯水車薪,那動蕩的眼神和心裏匍匐的想,就象被吊在空中的氫氣球,在一個勁的飄,蕩。想夠還夠不到,想看還是那麼的逼近還不那麼的遙遠。真是咫尺在天涯,愛就在身邊,卻無法夠到。

激情象在頃刻間碰撞,火花象在點燃,夜裏的篝火越燒越旺,那撲不滅的眼神和那撲不滅愛的焰火,在我的周身燒灼呐喊,就象你的愛在我的四周迸發出愛的火焰,在升空的燒灼燃燒,就象你的情似火,形成篝火般的模樣,在我愛的全身燒灼。那些劈裏啪啦的燒灼鳴響,就象你愛的波瀾,在我的心神裏踏響,是那麼的回旋往複。

我無法止住那美麗的愛,就象無法忘掉你一樣,那樣歇斯底裏的想和念。每一個敏感的動作,每一個懷揣夢的想,都會叫我垂涎三尺,相思不斷。你是我愛情裏美麗的風箏,我就是牽住你美麗的線,不論你飛到哪裏,哪裏都是我想要落定的點。你飛不出我的視野,也逃離不了我的視線,你是被我愛情牽住的美麗風箏,這輩子也逃脫不了我愛的風帆。

你的含羞的一笑,你的深情的一瞥,你的一個微小的動作,都會叫我夢魂晴川。所有的美麗都象秘密中的秘密,所有的想都象在竊取。那是一種超出美麗的萌動,是一種意猶未盡的想。我是你愛情的主角,你象似配角,把你的愛毫不憐惜的奉送給我,用你的眼神把那美麗傳遞,把那愛情呵護。

我忘不了那個美麗的日子,更忘不了那美麗的時辰,是你給了我懵懂美麗的愛,是你給了我懵懂美麗的想,我這輩子也忘不了,你給我愛的存在和夢想,只有你才是我想要愛的芬芳。

秋雨纏綿出一種離愁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這是周紫芝詞裡秋雨訴說的離愁淒苦,人間憂愁,讀一遍仿佛心都在落淚,讀幾遍更是淚水漣漣,就像心下了一場雨。
春雨何嘗不是韓國自由行,寂寞的大地渴望春雨的沐浴,渴望生長出綠色的生機,把失去的點滴回憶。那滴滴答答的節奏,是回憶的啟迪還是憂愁的繼續?也許更像是一首朦朧的失戀愛情歌曲。
夜裡,細雨纏綿,纏綿的是一種心情,是一種留戀,是一種精緻的典雅。那敲打在窗上的雨點是思念,是重逢的喜悅,是想把酒言歡後的惆悵。也許是穿越了千年的時光,才融化成雨,把想你的心情徹底的釋放 ,把追隨的相思寄託在雨裡,與你在歡快的節奏裡狂歡,把深情的問候婉轉成含羞的低吟淺語,溫柔你寂靜的心湖余近卿
滴滴嗒嗒,滴滴嗒嗒,春雨落的也許是世俗的回味,落的也許是紅塵的淒涼,有情有聲,聲情並茂。也許這如絲的稠密和清脆想把潛藏的思念空靈成一種禪音,飄蕩在山間,林間,草木間,寺院間,還有麻木的心間,最後能停在在一個無喧鬧的淨地閉關,等待開出心中聖潔的蓮花余近卿
最美人間四月天,不老的花開在陽光下無眠,燃燒的綠色想襯托出色彩的斑斕。在這個春暖花開的季節,春雨是思念最溫馨的懷抱,曾經我們一起浪漫花海,約會花海的波瀾,看那花潮湧起的纏綿的相思,看那花潮起伏愛情的渴望,也許那層層疊疊的波瀾背後還有看不見的花落情殤。花開的是我們曾經的記憶,也是想你的多情言語,花開的是愛,葉長的是情,那綠葉總是默默延伸出愛的供養,把深深的情埋在你最美時才與你相遇。</

痛苦的傷

翻老照片的時候,從媽媽兒時的黑白色到自己彩色的藝術照,時間就從手上一點點的翻過去了。小時候天真的笑容到現在有些羞澀的微笑,翻過一本本照片集,突然怎麼有了一種澀澀酸酸的感覺,空落落的。

一直執拗的認為時間和時光兩個詞是差距很遠的詞。時間是單純的一段數位概念的東西吧,時光不同的。時光時光,時間有了故事,就是時光。照片有了故事,才能引人眷戀憂傷。

回望過去的時候,會明白:再總會有一天癒合,時間陪你等待。再快樂的笑總會有消失的一瞬間,時間替你抹去。一步步過來再回憶,那段難受或開心的日子,就慢慢慢慢變成了時光,沉甸甸的埋在心底。

所以要學會一個很不容易的能力,就是放下。放下,感覺好簡單又好深奧的詞,會在你經歷許多感受許多的時候漸漸學會。本來你不能接受的,你學著接受了。時光是不容你踟躕的,所以不要讓眼淚或者歡笑多停留。因為還有未來,還有很多要做,所以放下。

要知道時光是一支不停頓的畫筆。也許就是你多一點點猶豫,它就在你的額頭上塗上了淺淺深深的刻紋,將你的黑髮染上了風霜的白色。也許就在那停留與離開的猶豫間,繁華轉眼變成了舊城牆在時光的河流裡矗立。我們必須放下然後繼續走。

看照片的時候,看到媽媽從年輕時抱著我在幼稚園門口,再到旅遊時和我一起的合影。好快呀,我這樣長大,媽媽這樣老去。沒有憂傷,仿佛看到媽媽和我在一起的一幕幕。媽媽牽著我去逛商店,把我丟到試衣間。媽媽帶我一遍遍地坐旋轉木馬。媽媽和我一起蕩秋千,吃冰激淩,陪我學數學英語。

所以明白,要懂得珍惜。兒時執筆想去描繪時光的模樣,可是卻被時光眨眼間繪成少年。感恩的去珍惜,哪怕是眼淚一滴。因為每個人都不僅僅是生命中的過客。珍惜他們,才能發現他們的美麗。時光早就已經畫好,我們每個人生命的軌跡。既然讓朋友相遇,父母相陪,那麼就珍惜愛與被愛的幸福吧。

時光繪好了生命的多姿,我願放下瑣碎,學會珍惜,成為時光繪本中最美的剪影。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sbobet ]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