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獨處

一輪朦朦朧朧的圓月,灰濛濛的天空,空中幾只蝙蝠飛來飛去。漆黑的大地,幾處霓虹,明明暗暗。伸手不見五指,這是靜夜的狂歡。白天不懂夜的黑,你又何嘗搬屋懂我?

好友一分六十秒之後,送來最後一聲問候,安。這個世界便寂寥了。看時間,已是零點,夜是多麼深沉,我便開始一個人的狂歡!好渴望獨處,如能一個人在一套空寂的房子裏,度過整整一天一夜,該是多麼痛快的事!可這樣的日子少之又少,那種放鬆,那種空曠,是真正的禪境,空無一物!一分六十秒之後,終於消失在螢幕之上,他的QQ簽名卻歷歷在目:“你願意做渴望擁抱的刺蝟!還是逢傷必躲的蝸牛!!”

這世界上,我們多麼像一只渴望擁抱的刺蝟,可在緊註冊公司緊相擁的刹那,痛苦得幾乎失去了呼吸。馬上又變成一只,逢傷必躲的蝸牛。夜,很靜,靜得只聽見鍵盤敲打的聲音。蟋蟀在陽臺上,小心地叫著,那聲音,是多少人夢中的鄉愁。每次家人走親戚,我都想一個人賴在家中,可這樣的機會,實在太少了。一個人,多自在。餓了,吃飯。困了,睡覺。無人管,仿佛這個世界,僅僅只有我一個人。此時的心境,就是佛祖的境界:天上天下,唯吾獨尊!

無人打擾,無人嘮叨,心胸也就“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思緒也就“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我喜歡靜寂,是這樣地偏好water cool towel獨處,因為心中空無一物,就是極樂啊!每日,心都被俗物填得滿滿的,真的好累!愛人累,被人愛也累。心有牽掛,雖然甜蜜,但失去了空曠的韻味,遠不如身心俱無,來得痛快,來得徹底。要不然,那南山的隱士,空曠廟宇裏的僧尼,哪來的逍遙自在呢。

靜夜讀王維詩,那是再恰當不過的時機。“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空山,空人,空心。萬物都突然通禪,空空世界裏,一輪明月,一片亂石,一溪清泉,一座松林,一切都被新雨洗過,無人的世界,該是多麼寧靜!最好什麼也不想,任自己在這宇宙空闊裏,忘我,忘世,忘機,忘了所有。“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芙蓉自在開落,那是怎樣一種境界?“獨坐幽篁裏,彈琴複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又是怎樣一種快樂?我哭,我歌,我狂,我笑,一聲長嘯,可以消胸中塊壘,萬古情愁!

一個人,四腳八叉,仰面躺在床上,那才叫爽!有一種“野渡無人舟自橫”的意趣,仿佛一個人,橫亙於天地之間,我就是宇宙!宇宙即我!除我之外,再無他物。心,便是“千山鳥飛局,萬徑人蹤滅”了。再來一個打坐,身心俱無,便直達六祖惠能“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禪境。此時,虛空破碎,慢慢消隱——色也不見,空也消失......一物非有,一字不見,不空不色。周圍一切,了了分明,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得清楚明白,心,是那樣沉靜,就是一山崩塌,電閃雷鳴,亦是不驚不懼,形同烏有。人便超然物外,不在塵世之中。

心中所有,行雲流水般,不住,不著,不依,不靠,從來的地方來,到去的地方去,好一似,“有緣即住無緣去,一任清風送白雲”。
PR

依然笑顏如花?


曾經幾時,喜歡雨後獨自仰望天空的感覺,放逐自己的視野於天高雲淡的空中,看那如洗的一抹蔚藍,看那風吹動雲輕輕飄浮的痕跡,看那賦有靈性詩涵的落葉紛飛搬屋,就這樣任思緒飄進若幻若癡的意境裏,充盈著懵懂青澀的青春。

再次念起時,依然是一陣的微疼,滿眼的淚花。有沒有一個肩膀可以借給我依靠,有沒有一個港灣可以為我停留,也有沒有一個人完整的屬於我,哪怕一個註冊公司眼神,或者是一個微笑。

累了,煩了,困了,想暫時的停下腳步,找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讓我能夠依靠在他的懷裏,沒有言語,只是這樣安安靜靜的;哭了,痛了,乏了,想要有個人安靜的聽我痛痛快快的哭一場。把壓在心裏的煩惱統統都哭掉,再也不會自尋煩惱。

那麼簡單的一個擁抱,我沒有;那麼簡單的一個幸福,我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句溫暖,我更沒有,原來我什麼都沒有,除了我自己。

是的,因為你,一切的等待都不再是等待了;也因為你,所有的憂傷都有了甜蜜的味道。這一季,光陰的翅膀滑過,在心裏留下了淺淺的痕跡。愛一場夢一場醉一場,你依然是心中最深的感動。一朵花、一抹紅、一枚月,依然是眼中最美的風景。

這一段情緣想忘真的太難


飄著雪花的風裏,依舊有我的淚滴在看著你的幸福回憶。當初想你的笑臉,已陪伴我走過無數黑夜,我有多少感慨多少纏綿。我說過你給我的笑是上天賦予的天堂 註冊香港公司,或許是我太過心軟,或許我不該勉強,讓自己脫離這種煎熬。

我是喜歡你的笑,知道這多麼的傷感,說不出自己還要執著著去擁有你的笑,我的思念沒有錯,卻只能在夜裏才有寄託。無所謂,夜裏的煙火才會完美,才會承認掌紋間命運不再擔心。

說不出有什麼質問?我推開了大門,看見了你的靈魂 不織布袋,留不住時間和你過往的相望,太大的風浪,乘坐的帆船經不起呼喚,看著殘陽一起沉淪,反駁了沉封在心裏的浩蕩的年少。

你的笑,沒有解藥。揮之不散的是你的笑,我情願讓歲月逝水流淌,就這樣看著你的模樣,世事難料又何妨?誰又能說我喜歡你的笑是一種錯?我有奢求,能夠撫平DR-Max我的傷口的是你的溫柔。能夠猜透我的是你的勇氣,是你不太放肆的糾纏,是你沒有錯過那佈滿星辰的夜晚。

如果你還在這街口等待幸福,請原諒我只會拿著相片對著你哭,你想要的美可惜我給不了你需要的安慰。你聽,那海的聲音,天還飄著細雨。對你思緒太過清晰,這敷衍的談笑有時也會想一想,我從不想再去賭,我想要的只是不想再輸。你的幸福,對我是種祝福。我感謝這場雨,把我的眼淚掩飾成雨水。我看見了你眼裏的甜蜜,因為我不敢去觸碰你的臉,只知道把謊言當成自己的優點。

問世間,何物值千金?

這世間所有的故事,都是從相遇開始,可並不是所有的相遇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我總能在一個對的時間,遇上一個對的人,也許、開始並不刻意,但自然順其方最真實。

挽一場美麗的相遇作為開場,用我最美好的純真與你邂逅,裝一瓶微風,以花開的姿態,依靠一段傾心的遇見。轉身,最初的清音散落在天涯,如果、我也周向榮醫生曾被你凝望,別否定,你曾經愛上我,也無須惆悵。

在愛的國度裏,喜歡、是情不自禁,不由自主,你靜靜的站在那裏,甚麼都不用說,我就想朝你的方向走去。我多希望,我想念你的時候,你也正在想念我,我夢見你周向榮醫生的時候,你也正在夢見我。

我總是有很多缺點,別人說我很極端,冷酷無情,任意妄為。你卻始終如一,給我微笑,雖然我們並不熟悉,可你總會對我微笑,輕輕的點一下頭,說一周向榮醫生聲你好。開始我並不在意,也不以為然,甚至只是隨便的“嗯”了一句就當是回應。你的微笑始終不減,令我十分感動,雖然只是一個微笑,輕輕點頭,一聲你好,卻是那麼真誠可貴。

在這撩亂的城市,容不下我的癡;曾經、別人說的Dr Max好唔好話,我都很認真的相信了,也一次次被欺騙了。在這個謊言的世界裏,每個人都說喜歡我是真實,其實、他們是說喜歡我是真傻。

於是、漸漸的,我戴上了面具,以為、可以掩飾自己。可是、戴上面具的我早已不是真實的自己。我開始偽裝,或許,偽裝、狠快樂,可以冷酷無情,可以任意妄為。別人對我的是非閑言,我可以不聞、不問、不理。

我以為我的心已死,當記憶的風吹來,發梢旖旎的柔軟,便漾出無邊的心瀾。心戀一片光影,悸動了我恬靜的眼神,溫宛成這一季如詩如畫的浪漫,世間風景萬丈,守候只為一人蔓延。

在別人面前,我可以是叛逆、冷酷。可是、每次面對你,我總會不自覺的卸下了防備,無需偽裝,真實的自己。在你身上,我看到了真誠、真實、真摯,沒有偽裝,沒有掩飾,沒有謊言,沒有欺騙,三世紅塵你無邪。

繁華盡過煙花巷,流沙情,終不過,煙雲飄散,卻不悔,相識一場。最美的雨季,遇見最美麗的你,是青春中最靚麗的風景。感恩遇見,也許開始並不刻意,但自然順其方最真實,有你的微笑,我很滿足

十五歲那年的文章

我不是畫家,枯瘦的筆桿怎也畫不出山河的瑰麗雄奇;我不是舞蹈家,纖細的腰肢怎也不能讓世界傾倒;我不是音樂家,甜美的歌喉怎也不能讓聽眾都忘記憂愁。年輕的我是如此的平凡,但我總有一個微微的念想,唯願筆浸青春,墨染年cooling towel華。

在黑夜降臨的紀元,知更鳥也不再歌鳴,百花都選擇深眠,只有手中這細小的筆尖仍能挑亮一片微弱的燭光,照亮前行的路:在寂寞都開花的午夜,唯這枯瘦的筆桿仍能斜出一面牆,抵擋這午夜寒冷的風,溫暖著我枯涸已久的心靈。

對於一個作家,有一個東西,或許只值一元,但它卻可以銘冷氣機滴水記世間所有的悲歡離合。它,便是筆。曾經,我用它記錄了花前月下,用它描繪了每一個感動瞬間,用它抒發了我的滿腔抱負,用它回憶了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當細小的筆尖觸碰到這純白色的紙時,全身的血液都瑪花纖體湃了,沸騰了!此時,它不僅僅是在敘寫,更是在用心靈描繪。一篇文章,不管你給予怎樣的評論,它都會坦然接受,喜不狂,憂不絕,勝不驕,敗不餒,這就是一篇文章最質樸的精神!

一篇文章中的每一個字,都會細細斟酌,細細品味,然後不搬屋斷修改,直至自己滿意。有時,文章雖然只是簡短的幾十或幾百個字,你卻不知,那是他花費了多少天的成果!這一點,,只有他自己清楚。因為,一名作家,所需要的是靜靜地推敲。每當夜來人靜之時,他會獨倚窗邊,或低頭沉思或抬頭望月,思量著,推敲著。

一個作家,倘若失去了這瘦小的筆桿,便若生活沒了方向,朝聖的路上失去了信仰,內心的迷茫與焦慮全在此時噴發了。筆心相連,失筆便失心,同樣,丟了心,便失了筆。

每看一篇文章,基本上都要花費比其他人多一兩倍的時間,那是文章與作者靈魂的相吸。要知道讀一篇偉大的作品就如同和一個偉大的人交流,我又怎能不珍而重之呢!內心總是不勝歡欣的。

或許我只是簡單的喜歡那些方方正正的文字間隱藏的巨大生命力,把那些冷與硬羽化成唇齒間的香與柔……

我站在蒼茫的人海,也消隱在人海,渺若滄海一粟,但不論我如何卑微,年輕的我總有一個美好的念想,願有一杆枯瘦的筆,抓住人生每個美好的瞬間,願此後的幸福能如我們身後的香樟樹在此後飛遠流長的歲月裏,日日拔節,向著我們頭頂的天堂。

我只要靜靜的去享受

雨後的氣息最是讓人陶醉,也令人心曠神怡方力申,似乎洗滌了心中那厚厚的封塵,忽然會有一種超脫的感覺,有一種豁然的清爽。

打開窗戶,外面的風吹在臉上,輕輕地,柔柔的,沒有了春風的迷茫,夏日的煩悶,冬日的刺骨,而是一種秋日的清爽,就這樣任風肆意的拂面,吹亂了發絲,吹著衣服,有種徜徉的味道,很是舒服,很是釋然,伴著車內跳動的音符更是一種享受,一種搬屋公司獨有的夢幻。而此時窗外的風景顯得更加清脆、鮮活,更有靈氣,更是精神滿滿,散發著一種向上的鬥志,

也似乎透露著青春最美,我喜歡看著窗外的風景從我身邊緩緩走過,因為它們每一個都是與眾不同,都有著自己的生長方式,一如人一樣,為自己的機場快線>幸福而努力,忙碌,無論怎麼樣,我都覺得應該出來走走,呼吸新鮮的空氣,給人一種清爽,亦或是心靈的洗滌,總之,一種輕飄飄的感覺。 最美的就是脫掉鞋子,光著腳丫子踩在沙子上,涼涼的、澀澀的,是

一位天然的按摩師,讓自己的腳也享受了一次大婚紗晚裝看著自己的腳印,不正是一種唯美的風景嗎? 隨意撿起一根枯萎的數枝,在沙地上肆意的書寫,寫上自己所喜歡的文字,只有風懂,沙懂,我最懂,而不用害怕讓別人看穿我的思緒,讓唯美的天空見證我的情感,撫慰我這顆受傷的心靈,也算是一種心的釋然,讓心變得空曠起來。又下雨了,我站在窗前,等待著雨的駐足,應該是等待一次雨後浪漫吧!

許我安靜的想念



想你時,我會聽一首抒情的歌,在歌聲裏念起你的說話的聲音,想你時,我會靜靜地望著窗外的月,在一輪清輝裏念起你愛笑的眼睛,想你時,我會輕輕讀顯赫植髮一首詩,在字裏行間念起你伏案打字的背影。


夜,幽靜,月,清寒。今夜,倚著一窗月色,我把思念注入筆尖,只為你,吟一曲戀歌。我是一個紅塵之外的男子,帶著淡淡的憂傷,行走在僱傭服務時光的長廊,直到遇見你,我走入了紅塵,不再憂傷,不談離去。我是一只漂浮在大海的獨木舟,帶著大海一樣的孤寂,輕輕浮在海面上,直到遇見你,我有了停泊的港灣,不再孤寂,不願飄遠。我是一縷歲月的風煙,帶著一絲寒涼,日夜奔波在城市的角落,直到遇見你,我有了如花的眷戀,不再清涼,你成了我獨守的暖。

佛說: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一次擦肩。阡陌紅塵,千年的輪回裏,你我的相遇,又是幾世的緣呢?不去想前世,也不去說來生,我只願寫這一世,這樣的年華,遇見這樣一個你,我知道,五百次的回眸,都是值得的。

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好多的幸福,都遠在天邊,不可觸Domestic Helper及,遇見你,我知道,幸福就在手邊,所以,我小心翼翼的握在手裏,守著淺淺的幸福,希望不會辜負這一場遇見。今夜,空氣驟然下降,隔著遠山遠水,我在彼岸,坐在文字的一隅,輕輕敲下:今天,這裏迎來了這個季節第一場雪,你那邊呢?是否也在降溫?

喜歡隔著螢幕,和你用文字談笑風生,這樣的時光,沒有女傭憂傷,沒有孤寂,只有歡笑,連眉間都是淡淡的笑意,我想,那端的你,定是微笑的,就如我一樣。喜歡隔著螢幕,看你發來的表情,那些表情,或可愛,或搞笑,或好看,明明知道只是一個表情,可盯著螢幕,眼前,浮現的是一個溫柔,善良,又有些幽默的你,然後,一個人發笑,順手將那些表情收入收藏夾,不讓你知道。喜歡隔著螢幕,看你訴說那些關於你的曾經,要是憂傷,就陪你沉默,要是快樂,就陪你大笑。

遇見,是一個寫不完的話題,也是一首唱不老的歌。唐詩裏,我錯過了李白,宋詞裏,我錯過了蘇軾,還好,這個年華裏,我終究沒有錯過你。遇見你,不求朝朝暮暮的相伴,亦不要天長地久的癡綿,只願在這錦瑟年華裏,與你相守,相惜,淺唱幸福的歌,訴寫不老的情。

靜守清廉



一片茶葉,看似如此之渺小,平淡。然,將其置於滾燙的水中,就會舒展自己的身軀,飄出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洗滌心靈,給人們帶來無限的芬芳。人生如茶。茶苦如生命,回味無窮。茶香如品格,醇厚久遠。茶淡如清風,清涼瑪姬美容集團呃錢恬淡。

清代畫家鄭板橋曾做詩句:墨蘭數枝宣德紙,苦茗一杯成化窯。茶是鄭板橋的伴侶,於他來說,可以沒有錦衣玉食,唯獨茶卻是深愛。非淡泊瑪花纖體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鄭板橋一生為官清正廉潔,執政勤奮為民,深得百姓愛戴,晚年告老還鄉時,仍是一肩明月,兩袖清風。被後世傳為佳話。立世德為先,律己廉為首。茶,清淡,幽雅,雋永,悠遠。鄭板橋的一生不正如一盞茶嗎?他將自己的身軀毫無保留的融入百姓之中,將自己幻化成一盞茶香,毫無保留的奉獻給了百姓。

作為一名黨員幹部,需要的不也是一種茶的品質嗎?廉潔印傭自律,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才會得到人民的贊成和尊重。毛澤東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權利是黨和人民給的。當時毛澤東的這句話贏得了人民的敬仰和愛戴。而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就要謹記黨和人民的信任,如蓮般清正,如茶般無私,以全心豐胸全意為民服務為準繩,以廉潔奉公、勤政為民為明鏡,時時刻刻樹立作為一名共產黨員耿直偉岸的形象。作為一名黨員來說,最大的幸福,不是貪污腐敗,不是錦衣玉食,不是燈紅酒綠,而是人民和黨贊許的目光,真心的敬意!

在現在日益浮華喧囂的社會上,腐敗如一支罌粟花般,絢爛迷人。腐敗猛於虎,腐與廉,只有一步之遙,對與錯,只在一念之間。在燈紅酒綠、聲色犬馬的誘惑下,我們怎樣才能做到自警,自醒,自重?要時時刻刻懷有一顆如茶般的心靈,褪去浮躁,淡泊名利,善待一切可以善待的人,用自己的人生盡力書寫一曲恬淡悠遠、清廉如茶的樂章,無愧於黨,無愧於人民。待到暮年老矣,回首一生,了無遺憾,也就無悔一生了。

如果說腐敗是誘惑,那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抵禦誘惑,遠離誘惑。如果說腐敗是一場考驗,那我們要做的就是勇敢的去面對考驗,接受考驗。如果說腐敗是一種風氣,那我們要做的是堅決改變這種風氣,扼殺風氣。如果......人生短暫幾十年,一夕忽老。不管腐敗是什麼,我們只有視人生如一盞茶,在短暫的光陰裏,靜守清廉,寵辱不驚,去留無意,遠離喧囂與浮華,返璞歸真,常修為政之德,常思貪欲之害,常懷律己之心,做一股山澗裏清澈的泉水,靜水深流,雋永悠遠。

人生如戲,沒有彩排。每一天都在現場直播。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把握好自己,把握好人生,乾乾淨淨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在如茶的人生裏,淡泊明志,靜守清廉,唱響自己最美的明天。

醉了天空下你的心



打花間輕輕走過,最惹人眼簾的要數粉紅的桃花,一樹樹桃花擦香撲粉的甚是妖嬈,招蜂引蝶一點兒也不故弄玄虛,花間一點點新綠甚是撲朔迷離,香氣大老遠就撲鼻而來,淡淡的,幽幽的,涼涼的,總叫人忍不住狠狠地允吸著,近了,近了,花香越來越濃了,醉了瑪花纖體,空氣也醉了,你也醉了,我也醉了,醉在了樹梢,醉在了一樹花開的芬芳裏。

平目而視,黃色的油菜花開了,開遍了原野,惹醉了一方蒼穹,讓人謀生出一種想要置身於其中躺在花的海洋裏的衝動,蜂影蝶戲鬧東風一點兒也不假,蝴蝶兒一雙雙的在花間飛舞,白色的,黃色的,粉色的,藍色的,橙色的,一只只遙相呼應像一朵朵奇植髮失敗特的花飛來飛去,讓你有種欲念想輕輕地伸出手去讓它們停在掌心。在花間步履輕盈地行走,提著相機捕捉最悸動的美。其實,在花的海洋裏徜徉就是一種最迷情的美,一只只小蜜蜂這朵上“晃”一下,那朵上“吻”一下,辛勤而歡欣地忘記了歇息。頓覺一切都太美了,仿佛天地間除了美什麼也不復存在了。

故作神遊,忍不住躺在了油菜花裏,生活中所有的煩惱隆鼻都不存在了,跑上了雲霄,跑到了你我顧慮不到而遙遠的地方,動情地看著天空發呆,天空是如此的藍,白雲是多麼的飄逸,耳畔窸窸窣窣的聲響頓時都構成了大自然最動聽的樂曲。淡淡的,清幽的花香讓人不自覺地忘了自己,仿佛與天地同在,與日月同輝,悄然四顧,沒有喧囂,沒有離愁,我們也成為了大自然最透明的一份子。醉了,天空醉了,我醉了,你也醉了,醉了塵世間的紛瑪姬美容集團呃錢紛擾擾,醉了人世間一切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醉了一世琉璃。

山花爛漫,鳥雀一路啼鳴在樹梢悠揚婉轉,一會兒“撲哧”地拍打著翅膀飛開了沒了蹤影,只剩下一樹花開。

花開花落花滿天,紛紛揚揚的落花飄在空中,落在地上,仿佛冬天裏漫天飛舞的片片雪花,晶瑩剔透;仿佛王母灑下的碎瓊漿,清香甘甜;仿佛人間飄舞的小精靈,天真淘氣。白色的櫻花,開在人間四月,開在了最美的季節,白色的,粉色的,紛紛揚揚地灑下一地落花,讓人不忍一踩,敞開雙手走過,掠起了一地芬芳,掠走了一身清香。閉上雙眸,敞開胸懷揚起了頭,揚起的是笑臉,是朝著陽光45度角的微笑,花瓣落在了發梢,落在了眉梢,落在了臉龐,落在了早已沉醉的心田。

專注,毅力,淡定

堅強。堅是勇氣,勇於藐視困難,挑戰困難,並且戰而勝之的氣勢;強是無所畏懼的內心。一切困難都是紙老虎,恐懼只是弱者的擋箭牌,不試試挑戰就放棄會錯失無數人生的美麗風景。每一次挑戰都是成長,每一次戰勝都將是無比的甘甜。積累NuHart顯赫植髮小小的戰勝直到戰勝那只貓,就像不斷的攀登山階直至登頂,並沒有那麼複雜。

專注。就是做好現在的事情。世界很美麗,而追求每一份美麗就會迷失,最後一無所獲。孩子的特點是好奇心,常常會缺乏專注力,早期教育裏愛鬧的孩子明顯成績弱於安靜的孩子。知道自己的弱點容易,克服它並不簡單,正視它,挑戰它,把專注拿在手上將成為對瑪花纖體 hk付貓最為犀利的武器。

毅力,就是不放棄。有人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西方諺語也說開始好,一切好!但是實際上對於做好一件事我們老祖宗一直說:行百里者半九十。什麼意思呢?就是哪怕開始再好,如果還沒結束就放棄,哪怕只差一點點也是失敗,就好像走一百里路,走到99裏時距離成瑪花纖體的投訴功還有一半呢,絕不能就此放鬆。毅力是拿在右手的另外一只犀利武器。

淡定,就是靜靜的思考。佛經雲:靜而生慧,而智慧的大腦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安靜的體會時,你能感覺到萬物生機勃勃,時間不停穿梭,能撿拾到平時會忽略的細微機會,即使是強大如貓。也不是全無弱點,是不是?智慧會告訴萌鼠如何避開貓的鋒利爪牙,直取它瑪花 的弱點。

那麼好了,有了淡定的大腦,強大的內心,左右手犀利的抽脂武器,萌鼠有什麼理由戰勝不了一只貓呢?這些具體到每一件事情,比如做作業就是要:敢於做,認真做,靜靜的做,做完再說其他,你看簡單吧?菲比!菲爸的小萌鼠,菲爸快樂而憂愁的源頭,你要成長,要快樂,要勇敢戰勝一切,不要靠爸爸,自己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迎著陽光去奔跑吧!!我們會一直愛著,關注著你。

五百次的回眸只為你


寒妝初染,風滿樓,雲瑤遠。一夜蘭亭,踏秋凝。畫瀾秋水瑪花纖體幾錢,曉風寒。夜伴幽夢,小琴弦,一指落花,誰輕彈?推杯盞月,誰與君?

小樓花月,誰憐青衣,獨自凝?雨衾寒,輕紗薄? 抬手,輕婚戀網站拈簇墨香,一片深情畫與誰?問卷紅塵,誰將胭脂,畫珠簾?一處庭花語,不知青蓮,孤影踏?滿地憂傷,落殘藕。一池傾城,夢已去。

小蝶粉荷,花瓣殘。雨落煙花,粉黛盡,誰憐紅顏,朱砂僱傭服務盡,一眼秋歌,落淒然。?水月鏡花,誰憐窗外,朱顏瘦?歲月青燈,落紅碎,一簾風聲,語輕愁。一紙殘

日漸蕭然,花謝貂月。人清瘦影,謝楓離別。經年秋絮,殘紅舞姿。黃昏弄影,冷琴弦。蓮心蓑雨,淚落鳳池。情義涼。十指尖尖,字冰涼。夜半凝露,花濕語家傭。沉魚落燕。誰顰眉?孤影輾轉,心涼透。 癡情無奈,憶繾綣。依蘭憑,欲說,還休?

凝眸,無限離愁,暗香,誰來寄?東風破,紗窗透。玉衾薄。謝來潘紹聰花錦,當天蠶,裹滿雪脂,暖情茸。夜半風寒,冷軒月。籬落扇,西窗涼。顰守襲月,庭中清,憑欄深處,誰還聽得琴聲泣,一聲纏綿,摧玉骨。一片癡情,換作冰心碎,誰願把淒涼吟斷腸?一聲聲幽怨,痛錦秋。寒香離愁,誰無情? 空是紅顏,淚沾裳。

誰吹笛聲遠?多少韶華逝去,離殤痛。嬋娟離愁,夢似煙,鴻雁南去,與寄又幾人?秋風,衣妜冷畫屏。誰吟那年花桃紅落,卻是蝶雨飛花何處尋?冷紅葬花,回首NuHart顯赫植髮處,又是一季秋凝。秋水煙波。畫霖涼。紅塵縈夢,三生青,小橋顰眉,玉階冰。孤暮深秋,寒已入。一襲寒涼憩。凝眸霜露,心成殤。滴冰塵露,冬將至,,寒風催下,誰將冰心裹?

推開心靈這扇窗



春,是一位花枝招展的小姑娘,燦爛的迎春花是她含羞的臉龐;春,是把酒臨風的詩人,把憂鬱的詩行寫在柳梢上;春是心靈的隨想,在青瑪花纖體春的夢中隨風飛揚……

走過冬的寂寞,脫去厚重的衣裝,邁著輕盈的腳步,迎接春日東方第一縷曙光。當那圓圓的、紅紅的太陽一跳出雲霞,我便把希望的思緒扯進這精巧的窗。窗外竹林正著新裝,綠意流淌間有小鳥兒歡快的歌唱;小河岸,野花編織著七彩的希望;小橋旁,鮮嫩的野菜堆滿小姑娘的竹筐;田野間,桃花粉如霞,一只只風箏在蔚藍的天空翱翔,辛勤的農民正在世代生活的土地上尋找新的“寶藏”……好一派田園風光瑪花纖體 hk

月宮嫦娥經過精心梳妝亦走出閨房,把銀輝投灑在小屋的床上。書桌上依然飄著縷縷墨香,春的故事爬滿了方格紙的每一行。推開夜窗,讓風的絲絲清涼帶走白日的吵嚷。靜謐的夜,可以什麼都想,又能什麼都不想,任思緒或行進,或停止在任何一個地方。

春,在日月交輝中顯示著生命的力量瑪花纖體有效嗎!

春,在大地的滄桑巨變中昭示包含深情的希望!

春,在充滿愛的空間裏散發出蓬勃與興旺的華光瑪花纖體 hk!

春日,我輕輕推開心靈這扇窗……

不解釋,你懂得



慵懶的躺在床上,不想起床,用耳朵傾聽外面的世界,汽車的轟鳴聲,行人的腳步聲,孩子的打鬧聲,狗叫聲,聲聲入耳。翻一個身,溫暖的陽光穿過玻璃,透過紗簾灑在被子上,照在臉上,睜開眼睛,眨巴眨巴,有柔和的光環在閃動,就像無數個夢在閃動。多想就這樣一直躺著,沐浴在陽光明媚的春光裏,淡然、寧靜、隨心、隨性,一切與我無關,我是多餘的。一朵花要盛開在春天裏,不論你看與不看,懂與不懂,它都會按時盛開,在花的世界裏,一花一世界,其餘的全都是多餘的。就像我,無論睡與醒,外面的世界不會因為你而改變,因為我是多餘的頭髮生長速度

拉開簾子,一道刺眼的光湧進臥室,眼睛由於適用不了這突然由柔和變耀眼的光芒,瞬間委屈的淚眼婆娑了。看來,美好的東西,還是想像為好,當你親眼所見的時候,也許就少了當初你所想像的美好。就像你,初遇在幾年前的春季,想像的美麗、感動、驚喜,成了刹那間的永恆。春天總以它明媚的姿態,憂傷著多情的心。於是這份永恆幻化成抹不掉的一滴淚,變成心底一道憂傷的風景線。

總有那麼一個人,一直住在心裏,卻消失在生活裏。

那一年的那一日,我刪除了所有的好友,唯獨留下了你,因為捨不得你。

而今年的前幾天,我留下了所有的好友,唯獨刪除了你,因為捨不得自己。

從一開始就知道註定要別離,一而再,再而三,卻捨不得讓你遠離皇帝蟹。你的一句:“行下秋風,風中雨滴,秋雨。”僅此幾個字觸痛了我脆弱的靈魂,也堅定了我捨不得自己再次為你心痛的勇氣。“秋雨”,是秋天的一滴雨,還是一個人的名字,它那樣醒目不加掩飾地闖進我的視線,與我有著致命的殺傷力,不管是一滴雨,還是別有用意,脆弱的心再也承受不了這兩個字所給的壓抑,我切斷了與你所有的聯繫方式,只為儘快忘記你。因為這句話,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諷刺,諷刺我的存在與多餘。

幾米說:“我曾給過你閉上眼睛,捂上耳朵的信任,就算全世界都說你有錯,只要你否認,我就相信。”我也曾對你說過這句話,可是現在想想,它卻成了一句天底下最傻的“笑話”。我就是那個對著你說笑話的人。只是我說的那麼卑微、痛楚,失去你,也弄丟了自己,太難解緣分這個謎。那首《愛上你 失去你》的悲傷音樂一直重複著單曲迴圈,有始無終,回蕩飄落在我人生的四季。

總習慣一個人一直往前走,卻忘記了路的盡頭還有轉角曾璧山中學,於是跌落穀底,遍體鱗傷,就像青蛙坐井觀天,只看到井口那麼大的天空。無奈,我的世界嚴重缺氧,心痛的快要窒息,卻找不到轉角的出口在何方。

曾看過一本書,書中說快樂平衡法----左手麵包,右手玫瑰。當身體饑餓的時候,咬一口左手的麵包,當靈魂饑餓的時候,嗅一下右手的玫瑰。這樣的生活才算完美。可當對著左手新鮮的麵包沒有食欲,緊握著右手帶刺的已沒有往日芬芳的玫瑰卻捨不得放手,是什麼樣的感受?

當你發現我消失在你視線的那一刻,是滿世界的尋我、等我、念我,還是蠻不在乎的一笑而過?有沒有為成了我空間的被擋訪客而心痛,亦或是你從來都沒有尋過我的足跡? 不論你念與不念、痛與不痛,都不要再尋我,因為那樣我久設的心理防線便會因為你的念與痛而土崩瓦解。幸好你總是習慣沉默,習慣漠視我的存在,我的熱情、希望徹底被你的冷漠打了個落花流水,灰頭土臉,你的漠視再一次證明了我在你的世界是那麼的微不足道與多餘,也許我根本沒進入你的世界。

兩年前看到的一篇《往事如煙,淺笑而安》的散文,讓我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找不到方向,當初你說:“不會的,我不會將你刪除的。”可是你遠遠想不到,當初那麼怕丟了你的我,在兩年後的某一刻不做任何解釋忍痛將你從我的視線裏移除了,你傷了嗎,你痛了嗎,你說我狠了嗎?

總覺的有些事情,還沒開始,卻已經結束,於是一個轉身,早已經是黃昏時刻,明媚的陽光早已躲進遠山暮靄裏。我又用了一個白天的時間將你懷念,那些殘碎的片段,雖然拼湊不出完整的過往,但是我的心還在往事裏,你的一字一句,一顰一笑,讓我痛不堪言,那些憂傷就像黑夜中的影子,無論怎樣驅逐,即使換個角度與方向,它還是如影隨形的跟隨我,糾結纏繞我。

有些事情,一旦停止,就很難再繼續。為了我那點僅剩的可憐的自尊,為了找回曾經的自己,只好忍痛轉身,離別在這個春寒料峭的季節裏。

擁抱眼前的幸福



林夕說過:“我們都是風雪夜中的趕路人,因相遇摩擦,融化了彼此肩頭的雪花,而後因為各自的路線不同,相距越來越遠,雪花再覆肩頭。”結束與離開,註定是人生永遠的主題,一隅紅塵,半生煙雨,遺落多少紅塵情未了,或許,有些愛,只適合收藏;有些人,只適合銘記,人生,總要經過一些疼痛讓我們刻骨銘心;歲月,總要留下一些痕跡證明我們曾經走過,生命只有經歷過才算完整。可是,要有多勇敢,才能輕輕的說別離;要有多灑脫,才能微笑著道珍重NuHart顯赫植髮

一縷風會吹來經年的感傷;一首曲子會蕩起心湖的漣漪。這個冬天好冷,有些來不及告訴你的話語,似乎早已被凍結在空氣裏。或許,每個人的心裏,都隱藏著這樣一處憂傷的角落;每個人的心中,都會藏著一個只屬於自己的記憶,藏著一瓣落花的感傷亦或是一朵流雲的美麗,是別人無法觸及亦無法到達的彼岸,生命中的某些路,即便再孤寂,終究要一個人走下去,即便再寂寥,也要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裏,獨自入戲。

誰的目光曾在誰的內心停留?誰曾和誰上演了兩心不忘?有一種遺憾叫曾經愛過;有一種遺忘叫塵封過往,攜一片馨香的記憶,道一聲珍重,即便人生有無數的驛站 ,曾經的駐足,也溫暖了前行的腳步,回眸處,也是生命中最絢麗的風景。挽一縷歲月的淺笑,用素心素筆,輕描過往,讓心的明媚,在時光的轉角處蔓延,欣然於每一場遇見,釋然於每一次別離,不說感傷,不道悲喜,多年以後若能微笑著憶起,便是曾經的最美香港僱傭中心

人生的風景千千萬,聚聚散散本尋常;世上的路千萬條,分分合合終有時,輕握一份灑脫,放下一個釋然,滄桑過後是淡定,惆悵過後是堅強。只要有一顆溫潤的心,寒冬也會有暖意,薄涼的季節,更要學會珍惜陽光的溫暖。扯一片雲輕盈過往,尋一抹陽光儲存力量,有一種情懷叫人淡如菊,有一種人生叫隨緣隨喜。梳理沾染風塵的心情,安撫疲憊的心靈,於流年的平平仄仄中展望,船過水更幽,雲過天更藍,風景通幽處,仍能覓得滿樹花開的嫣然。

生命的美好,就在於不經意間收穫的點滴感動。悉數記憶的花瓣,那些曾同我守候一段歲月,陪我演繹柔情繾綣的美麗時光,還帶著幽幽暗香,在指尖蔓延。似音樂波動心靈的琴弦,伴著歲月輪回,伴著塵世悲歡,流淌在心脈之間。若回憶是一本翻舊了的書,有些情節,唯有沉澱之後,方可生香NuHart顯赫植髮

終有一天,昔日的痛苦與歡樂都會變成同樣的顏色,唯留一顆平靜的心,碾過靈魂的支點,站成永恆。洗盡鉛華,是一種生命淡如水的境界;是繁華後的寧靜;是遠離喧囂的清澈。紅塵陌上,撿拾文字的詩心,傾聽歲月的呢喃,將過往的情愫,書於字裏行間,懷抱一顆善心,跟隨著生活不倦的步伐,將一簾素淡寫進人生的詩行,用飛舞的指尖彈奏一份清寧,相信一定會有人懂,懂我寒夜的寂廖,懂我文字中的淡淡憂傷。

一程山水,一份珍藏,流年的巷口,一場場遇見,構成了生活的點點滴滴的豐盈,妖嬈了文字的詩行,裝點了生命持久永恆的美麗。回到故事的最初,有多少熟悉的身影,在時光的剪影中,若隱若現;有多少溫潤的情意,在歲月的流逝中,若即若離。掌心的花開,漣漪於心湖,總會在時光深處,淺淺的訴說那些過往。

在我走過的風景裏,有你相伴,我不曾孤單;在我散落的舊時光裏,曾有你相陪,我亦是晴天。即使流經的歲月,淡了經年的光陰,即便時光老卻了,曾經的繁華,留在記憶深處的依然是脈脈馨香,銘記我們生命裏那些無悔的付出, 珍惜一路相攜的感動,讓一起走過的溫暖,在回憶中沒有界限的蔓延,儘管是帶著惆悵,還會有些許傷感,但我相信,收藏的情感,是靈魂深處開出最美的花朵,散發著淡淡的清香,終會芬芳著生命的一程又一程。

孩子所觸發的傷感



那一天,孩子又淘氣了!媽媽一氣之下,打了孩子幾下,繼而大罵一聲,甩手離開店裏——她不顧孩子眼淚汪汪的求饒,把車開了就走男士皮膚保養

孩子不由自主的跪下了!那一刻,爸 爸的心好疼好疼…… 平時孩子淘氣時,媽媽挺嬌慣他的,但也有受不了的時候,那就是在她情緒不好的時候。 那天孩子實在太不像話——抓起玩具就扔,媽媽一說他,不單不停手,還罵著把玩具扔向媽媽!——再加上媽媽剛剛跟爸爸吵了一架,心情本來就很糟糕,所以當孩子胡鬧起來時,媽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皮膚護理

眼看媽媽掉頭就走,帶著哥哥跨上了摩托車就要啟動, 孩子哭了,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但是,媽媽並沒有停下來帶走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店!

孩子跪在地上哭得好傷心、好傷心!他聲嘶力竭地哭喊著:“媽媽……媽媽,我不敢了……不敢了……”

爸爸看到孩子下跪,驟然間,心就像被針刺了一下 ,好疼好疼聘請家務助理

爸爸走過去,扶起孩子,柔和地說:“小小別怕,還有爸爸呢!待會兒,爸爸帶你回家。”

孩子抽泣著,撲向爸爸的懷裏。 爸爸撫摸著孩子的肩膀香港海外僱傭中心,心裏百感交集著: 小小很不聽話,總是隨意打人、亂扔東西、說粗話……每當孩子淘氣時,爸爸就會氣得頭昏腦脹,忍不住了就會打他、

罵他。爸爸心裏也知道這終歸不是辦法,然而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和嘴。每每撒完氣之後悔恨交加的回過頭時,爸爸這才發覺,孩子已經若無其事的笑著玩兒了,而自己還沉浸在悔恨交加當中。這時候,爸爸除了一笑,更多的是內疚!

這一次孩子的任性,爸爸一點脾氣也沒有,原因是媽媽的撒氣和麵對孩子告饒時無動於衷!——爸爸好生奇怪,為什麼媽媽打罵孩子自己會心疼?而自己打罵孩子只會氣憤? 尤其是當孩子下跪時,自己心裏的某一根軟肋似乎被觸碰到了,對於孩子的調皮便覺得無足輕重了,倒是升起一股愛憐之意……

孩子在爸爸的懷裏睡著了,但卻安靜不下來, 時不時的哭喊著:“媽媽,不要離開我!媽媽,不要丟下我不管……” 聽著孩子帶著哭腔的囈語,爸爸如芒在背 。他看著睡夢中的寶貝,心裏真不是滋味。那一刻,他想了很多、很多……

カレンダー

06 2019/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sbobet ]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