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從發呆換成學習

電腦螢幕亮了一整夜。滑鼠墊旁的馬克杯裡有咖啡的痕跡。聽著《愛的飛行日記》,臉上是被淚水劃過的淚痕,也不知怎麼的,在恍然當中,不自覺的竟serviced apartments hong kong流下了淚,五彩斑斕的油彩妝花了我的臉,熬夜之後有點慧慧雨水的感覺。但是看見網頁下方顯示的時間還是讓我清醒了過來“2014年2月13日”!
我確信這一天自己在“昨天”、“前天”已經經歷過了。根據科幻小說的原理,我或許掉進了一鍋不斷重複的空間裡吧,所以才會有一個有一個的今天?2月13日?“赤道的邊境/萬里無雲/天很晴/愛你的事情/說了千遍/有回音/岸邊的丘陵/崎嶇不平/浪入侵/我卻很專心/分辨得出/你的聲音/我聽著歌,心情莫名的好了起來。既然如此,既然任何一個動作自己都無法看見所產生的結果,那麼今天就是去打架,下一個今天的時候這個是情感也被認為不曾發生咯.那麼,這個所謂的今天又意義嗎?想吹風,想自由,想要一起手牽手,去看海,滿世界流浪••••••這些夢想都可以在“今天”實現,然後實現之後又在第二天無聲地消失。那麼自己的所為有意義嗎?
還是這只是一次給自己放縱心意的機會?我拿起好久未翻的相冊,簡單DR Max 好唔好的色調霞渲染著一張張曾經的面孔。就像這個不停重複的“今天”一樣,自己的過去于他人有意義嗎?那麼自己顯然快遺失了的未來又有何支撐?自己的影像,人們介意認識自己的東西,在旁人看來卻都膚淺可笑的。但在這下影像的下面是一片黑暗,無邊無際,深不可測;他們只不過偶爾浮到表面,但其人依靠這個,認識了一個嶄新的他人。哎,今天的“今天”總算過完了!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窗外天色已接近正午了。但電腦螢幕依然亮著。
我恍恍惚惚覺得今天和前幾天沒什麼不同,但又覺得今天似乎有哪個地方不一樣。Curiouser and curiouser.很乾淨的前奏,傑倫沙啞的Rap開場。十年,我有些傷感時間。
似乎十年前自己還是一個小學生,過著自認為超級簡單的生活,看見喜歡的老師會更加用心的聽課,喜歡在課間和同學討論一些現在看來不值一提的DR Max話題。
所有的一切呈現出一種完善而美好的姿態。現在慢慢覺得喜歡誰都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只要一直支持他就是完美了。早晨的時間從哼歌換成聽歌,一切都變了吧。我想起了不斷重複的2月13日的其他記憶,但我從來沒有發現自己曾經被時間、命運完全的操縱。
誰知道我們是不是也是生活在一本書、一部電影、一段廉價幻想所創造的世界裡呢?
PR

神聖不可侵犯

很偶然的,我看到心言到訪過我的QQ空間,而且還看了我家寶貝的照片。自從我2009年到鄭州後,跟他的聯繫就已經很少了,這一兩年基本上就康泰旅遊再也沒聯繫過,而他的QQ也一直不線上。或許,正因為這樣,他的到訪便多多少少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吧。

過了幾分鐘,他便在QQ上問我:現在在哪?在帶孩子嗎?我說:沒有,上班了,在鄭州。同時問他:你呢?他說:西安。我笑:2月底我還去西安出差了呢!他很驚訝,說:怎麼不早說?也好請你吃飯。

接下來,我們又聊了一些工作,又聊了一些生活。就那樣心如止水、雲淡風清的聊著,想起元旦時小當當還向我問過他康泰自由行的情況,我說:對了,則長還有問我,有沒有跟你聯繫,那年你不是送他回家嗎?他還記著你呢!他說:我都記得呢,整個高中的記憶,其實都與你有關了。我愣了愣,沒有說話。他接著說:我說的都是真的,能記得的也就是那些了。

他所記得的,有些我也是記得的吧。高一那年,他為我寫的散文和詩歌,應該有很多很多,還在一個晚上狠狠的教訓了汪濤,讓汪濤從此之後連話也不敢跟我說;高二那年,他在元旦晚會上為我唱了一首歌,唱著唱著都流淚了,後來送我康泰導遊一條絲巾,可我從來沒戴過,也不知把它放哪兒了;高三那年,我帶小弟去學校玩,後來小弟回家我因為要上課無法去送,他蹺課自告奮勇騎著自行車直接把小弟送回了我三四十裡路外的家。

後來,我去南昌上學,他在七裡複讀。他寫信給我,讓我寄一片南昌的楓葉給他。於是,在一個晚自習後,阿劍偷偷爬上一棵樹,摘了幾片葉子給我,說:這就是楓葉。後來,我才知道,其實那是法國梧桐。忘了當初到底是因為什麼,最終也沒有給他寄過。

再後來,中秋節的時侯,他一直一直往我宿舍打電話,我因為寫一組詩歌很晚很晚才回去,姐妹們鬧我,說:有個叫某某的人,打了十幾次電話找你,說要約你今晚一起看月亮呢……等到他再打來的時侯,我就很生氣的對著話筒說:你神經病啊!是的,早已經忘記那時他是什麼感覺,我是什麼感覺。

再後來,寒假結束,我即將返校,他趕了三四十裡路跑到我家堅持要送我到南昌,說春運人太多了,不放心我一個人走。看到他那麼堅持,我也沒有再反對,心想,讓他見見阿劍也好呵。於是,他真的送我到南昌,一路大包小包的幫我拎著。我曾經感動過,那也是真的。

再後來,他也去了我所在的學校上大學。對於這一切,我從來沒有多想,因為我還相信他,他說他會像哥哥一樣永遠呵護著我,我便把這一切都當作是真的。直到有一天,某某大哥告訴我,阿劍集合他的幾個兄弟要教訓他,說他違背了遊戲規則……

任婷曾經對我說,他是真的真的很疼我。雅傑也告訴過我,或許他比阿劍更適合我。我知道,他感動過我,也感動過我宿舍的姐妹們。所以在那一次,我與阿劍吵到分手、決裂在宿舍痛哭的時侯,有人給他打電話,有人幫助他進了女生宿舍,晶晶還與任婷擠在一起讓出自己的床鋪讓他休息,而所有的姐妹還都願意他留宿。

可是,就算這樣又怎樣?在他面前,我始終保持著孤傲的冷漠。正如他自己所說,在他眼裡,我冰清玉潔,他不敢靠近卻又無法離開。於是,便用他自己的方式去詮釋只有他自己才懂的情感。他始終沒有親口對我說,到南昌是因為我,那麼於我也好,這份情我便從來也沒領過。

那些過往,陌生而又熟悉,親近而又遠離。但對於我也好,對於他也好,都只是過往而已。那麼再提,又有什麼意義?我笑著岔開話題,滿心幸福的說起我家寶貝,只有她,才是我如今最最珍惜的人兒,也是我拼搏奮鬥的最大動力。我的愛,都是她的,不容分割。

他說:你的心終於柔軟了。我笑,面對親親的寶貝,誰的心又能不柔軟呢?其實,我也知道,他的這句話裡,藏了很多的黯然成分,只因我曾經在他面前漫不經心的冷漠和那曾經堅韌得不可一世的心性。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屬於過去了。

青春的旅行

青春是一場不回頭的旅行,我看不見,你偷不走,我們就這樣,錯落在這人生的路途中。即使累得聽不到世界的聲音,也會回憶起瑪姬美容 價錢那時候的最純真的悸動,也會記得那些曾經走過的路,經歷過的事兒,接觸過的人和愛過的時光。世界上有很多的風景,我們不一定會有充足的時間去觀賞,去感受,但是一定會有一顆最真,最純的心去投入,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讓我們想起很東西,一些真的難以忘記的回憶,那時候的一句感動,代表著心裡最真實寫照,那時候的一句在意,代表著心裡最真誠的祝福,那時候的一句喜歡,代表著心瑪姬美容裡最真實想法,那時候的一句愛你,代表著最真實的青春。誰會沒有過去,誰會沒有過去難以忘記的事兒,也就是正因為這些事兒,才顯得我們的青春不是那麼的平淡無奇,也就是因為這些事兒,才會讓我們知道回憶不是那麼的容易忘記,也就是正因為這些事兒,才明白青春就是沒有終點和起點的旅行。在這場旅行當中,我也許是你匆匆路過的行人,也許是你默然消失的陌生人,也許是擦肩而過的熟悉人。青春的一半兒是悸動,另一半兒是回憶。我們在這樣的世界裡,揮灑著屬於自己的時間,屬於自己的青春,在某年某月某天喜歡上一個人,在某年某月某天看到一個人,然後就想起某年詩琳某月某天做“過”的事兒,說“過”的話,見“過”的眼神,恨“過”的人。那時候天總是很藍,可是,卻不像老狼嘴裡說的日子總過的太慢,它就這樣隨著吹來的風,消逝在了這旅途中,你的同桌你還聯繫嗎?你的同學你還和他打鬧嗎?你的老師還在為了學習問題罵你嗎?你表白的女孩兒她還在嗎?這些年她過的怎麼樣,是不是有工作了,是不是有了另一半了,是不是已經成家了?是不是……是不是……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秋天裏,我收穫了金燦燦的玉米,我收穫了闔家
團聚的歡樂,收穫了萬金難買的親情,還有無比珍貴的友誼。

晚上看電視,新聞裏有記者向國人提問:你愛國嗎?愛國你想到哪些話?我想,這些實在太容易回答了。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位卑未余近卿中學好唔好敢忘憂國,齒亡唇寒。匈奴未滅,何以家為?駕長車踏破賀蘭山闕。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無限山河淚,誰言天余近卿中 學band</a>地寬。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趨避之。拼將十萬頭顱血,誓把乾坤力挽回。實在太多,我們這些愛國英雄,屈原,霍去病,班固,嶽飛,文天祥,夏浣淳,林則徐,秋瑾等等,他們就如鑲嵌在我們民族天空上的星星,永遠閃耀著光芒,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中國人自強不息。

兒子突然問我,如果將來有一天政余近卿中學band府如清政府一樣還愛國嗎?我馬上回答:愛。無論何時何地,愛國是堅定不移,絕不可動搖的。因為我們是中國人,出生生長在這個地方,熱愛腳下這片土地,熱愛頭頂上這片藍天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天性。在這片國土上,我們可以盡情地揮灑汗水耕耘,可以在不同的崗位安心工作,可以去旅遊。四川,雲南,西藏都是我們的自由的國土,想去哪都可以。

汶萊是個小國,汶萊蘇丹是世界上著名的富有。他熱愛飆車,收藏世界名車200多輛,可是國土狹小,還沒有加油門車就到海裏去了。他非常羡慕中國遼闊,在京珠高速,連霍高速上,可以隨心馳騁。只有跑壞的車,沒有跑完的路。韓國有人這樣對我們中國人說,你們有《紅樓夢》,有魯迅,而我們沒有。那種羡慕嫉妒恨溢於言表。祖國之於我們,猶如空氣、陽光、健康、自由。得之不覺珍貴,失之才倍知重要。

玫瑰園

玫瑰花開,看落紅劃過眼簾,用思念的周向榮醫生芳菲,鐫刻了多少風花雪夜的纏綿。在有你的夢幻小屋旁,種一園綻放的玫瑰。風起時,花雨漫天,便會瓣瓣幽香,沁入心房。默守一份心境,蝶飛花柔,聽風悠長,相依成暖,靜默嬋媛。

一窗芳香花語,飄柔在淺淺的月光裏,繾綣著倚風聽雪的禪意。一懷飄香的愛戀,流淌著花開的思念,輕盈了柔情纏綿的美麗。眷一世愛戀入懷,戀一生相思入夢,許一懷溫暖相依,將一彎柔情繞於指尖,在靜靜的夜裏,築文成牆,悠悠飄逸。

蝶兒因花而嫵媚,雨兒因風而柔醉,花兒因周向榮醫生葉而嬌豔,思念因愛而溫暖。思念如雨,雨落寒煙,將一季花語流淌成溪,將一段文字清香成念,將一彎心語纏綿成詩,將兩顆融化的心相依百年。你靜靜的住在我的心裏,如同圓月居於夜空,牽念著,溫暖著,眷戀著……

一縷紫色的芳香,從遠處踏水而來,站在煙雨橋上,滴滴清露將一地繁花細數。飄香的心語,掀開了悠悠的思念,在煙柳迷離的水岸,靜守一份柔柔的心暖。剪一段深愛時光,許一場春暖花開,相思的花瓣,輕盈的綻放,共赴一生浪漫之戀。在愛與周向榮醫生念的瞬間,與你纏綿……

清風曉月,風起茶香。思念的風,吹散了眉彎裏那淺淺的痕跡,將一抹心緒深種。如果思念有夢,那麼,你是否可解?是否聆聽?一字一心語,靜靜的聆聽滴水的旋律,纖長的指尖,任由文字在午夜裏跳動,飛揚成一縷彩虹。風裏,是否情長?可否安暖?


旖旎整個夏的風光

      泰戈爾說,願生如夏花。但,假若有來生,惟願如夏草.只是,若夏草有知,且可以選擇的話,怕是會拒絕與你為伍。只因它是那麼地孤獨與驕傲,一份我們伸手無法觸及到的孤獨與驕傲!但還是會癡癡遐想:一陣清爽的夏風吹過,起舞弄清影地素淡與詩意裡,混著泥土的熟悉氣息,夏草在自己的世界裡,悄悄綻放淡淡清香,旖旎整個夏的風光。一直覺得草是有香味的,尤其是夏天的夜晚,擁膝獨坐在青青草地上,或是相戀的人兒倚背而坐,亦或卸下一身的疲憊,與朋友平躺或側臥於草地,遙望星星點點的夜空,漫無目的地,聊著過往未來或現在。毛茸茸地、窸窸窣窣的草葉兒輕觸著你的手腳、腿或身體,聞著清風徐徐送來的,若有似無的淡淡草的清香。讓你的心兒,如春風中飄零飛舞的輕盈花瓣兒,亦渺遠生動地如遠處高樓上橫吹的笛,情不自禁向青草更青處漫溯,在星輝斑斕裡放歌。
難以置信吧?夏草也能風華絕代地,如花一樣綻放一場。是的,它是夏季最孤獨驕傲的花朵。混合著草木氣息的塵香,在空氣裡悄悄氤氳綻放。此時的草是最輕鬆閒適地,輕輕舒展,靜靜綻放,沐浴過夏的激情與流火,承受著夏的火爆與焦灼,洗禮了夏的熱鬧與喧囂。她靜靜默默,安享沉靜角落,與世無爭。雖也獨擁香一抹,卻不豔羨花的風姿與名分。不狂躁,亦不豔俗。
在冬裡孕育潛藏,在春裡萌發勃旺,在夏裡成熟妖嬈。夏草是美麗的,猶如三十幾歲的人生。雖然沒有了青春的靚麗與婀娜,但那種風姿還在,且經歷了歲月的打磨,更加豐盈而清潤,更加成熟而淡定。褪卻了青春地青澀與稚嫩,出落成那風情萬種的驕傲。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一顆最美的心

一個風雨交加的,兩個白髮蒼蒼的老人看著一本日記,不禁回憶起了“池塘之底”那段美好的童年時光。
伴著高窗上落下的一隻只紙飛機,這個“池塘之底”學生們眼中最可親最可愛的學監就要離他們遠去了。Dermes 激光脫毛他就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中年謝頂男人,懷揣著對音樂夢想的追逐,又一次隨著生活的浪潮隨波逐流。
他們是別人眼中的問題少年,而他也是別人眼中的小小小……學監,感謝命運的漩渦讓他們相遇,才有了曾經那段屬於他們每個人的美好回憶。他對那群少年一視同仁,儘管起初他們給他製造了很多麻煩,dermes cps可這並沒有影響他對他們的態度。漸漸地他們也改變了對他的態度,在他的悉心教導下,他們組成了合唱團,從此那天籟一般的歌聲自由的飄蕩在“池塘之底”的上空。
一場大火卻將這美好的一切付之一炬,老學監不得不走上他另一段孤獨的人生旅途。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生活的意義又是什麼?或許簡單的活著,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將那卑微的夢想藏在心底最深處隨遇而安,Dermes HK以最美的心靈對待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我們終將老去,而當我們已經發老去,卻能被像我們一樣的普通人偶爾想起,而我們就是他們最美的回憶裡那個最美的人,那也該是一件讓人頓感欣慰的事。
一顆最美的心,一個最普通的人,一段最簡單的人生旅途。要的是我們對夢想的畢生追求,不為人生旅途中的坎坷所苦惱,能夠忍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孤寂與落寞。

如果我擾亂了你情緒


一個人受傷了,心是最脆弱的,就像刺蝟沒有了刺一樣,毫無抵抗力,這個時候他就會去尋找最愛他的人,放心的把自己交給她,安心的養傷,幸福的睡在她懷裏,因為他覺得這裏才是最安全的港灣!


 


我的心你懂,你曾經給它劃了一道傷痕,讓我始終無法忘懷那種美麗的痛,如今又是你慢慢撫平了它。在你最痛苦最無助時,我帶著這顆留著你記憶的心來到你面前,你眼淚汪汪的看著它,小心地捧在手裏,撫摸著它的傷痕,用它溫暖著你那顆涼了的心,心與心靠在了一起,你一天天好起來了,而我也漸漸恢復著……


 


我現在就是這刺蝟,歷經萬水千山才來到你懷裏,它依戀你溫暖的懷抱,捨不得離去,如新集團而你又怕被我身上的刺弄傷了你,猶豫著是否該不該把我丟棄!


 


喜歡一個人,是沒有錯的,那怕你不喜歡他,討厭他,這並不代表他就會放棄對你的念想。真的愛一個人,如新nuskin 產品是不會超過三天而不來問你,因為他沒見你了會很難受,在他心中一天就是一年啊!


 


如果我打亂了你生活,我走開;如果我擾亂了你情緒,我離去;如果我干擾了你心境,我消失!我默默地走了,不會傷心也不會難過,就當這個世界上沒有我吧!你說過:成長桌我只不過是你的一段回憶康泰自由行


回憶成傷

夜半人無語,清風伴月明,提筆揮豪墨,任由心事戳,誰道往事多,獨攬腹中墨,傾吐怎言談,一時不知措。就像這樣的夜晚,困意侵蝕著Dr Max大腦裏的意識,沉重的眼瞼猶如一道瀑布,呼嘯而來。經過無數次的掙扎與抗拒,思緒在朦朧的睡意裏生根發芽。

冬夜,有風吹打窗櫺的聲音,窸窸碎碎,伴著這些自然Dr Max的輕音樂,思緒也開始越發的清晰可見,想抓住,亦想拋棄。月,好像被凍的失去了以往的光彩,它是累了吧?這樣孤獨的掛在黑暗的夜色裏,偶爾會少了一些陪伴,想要追逐太陽的腳步,卻總被他拒於千裏之外,我想她是孤獨的,縱然有星星的陪伴,卻依然沒法給她最想要的暖。

夜,是寂寥的,黑暗,總適合我們展示最Dr Max真實的自己的一面。可以哭泣,沒有人會看見,可以發呆,沒有人會追問,思緒可以很清晰很清晰的在夜色裏飛舞,像一支素淨的筆,在漆黑裏繪製一幅多彩的畫卷。

伸出去的雙手,可以想像抓住念想裏的所有,一顰,一笑,一次蹙眉,一次微抿的唇角……想把雙手定在夜幕裏,卻被一次次襲來的寒冷擊退所有的念想。寂靜,只有風吹來的聲音,窗外有婆娑的樹影,把自己緊緊的蜷在被子裏,不想生病,不想吃藥,病了,會連手中的筆也跟著咳嗽,連筆下的文字也會變的弱不經風。人病了,可以吃藥,而手中的筆和文字病了,卻會讓人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如何將他們治癒。


記憶,在腦海裏披上了一層紗,模糊的記憶,卻又是如此的美麗,朦朧美。給她穿上愛的衣裳,把曾經在夢境裏出現的美好定格在有風的夜色裏,等待每個夜闌人靜的時候,讓她風輕雲淡,從不離去。

空洞的雙眸,撲捉著夜色裏的一舉一動,卻總被無情的風戲弄,輕撫過無數少女的衣袖,帶動著她們悸動的靈魂,卻從不駐足,無心的吹拂,便成了千古的罪過。在夜色裏趟著記憶的長河,感歎時光的流逝,感受著每一次清晰的心跳聲,是不是這樣孤寂的夜,連血流也變的太過湍急?

溫柔了冬季的風

當滿天飄起的雪花無聲地撫慰著繁華後的蒼涼,當蒼涼的原野靜靜地享受著愛的供養,一抹如詩似畫的剪影,溫柔了冬季的風,陶醉了冬季的水,喚醒了深深去斑淺淺的記憶。



北國的冬天總是來得太早,每到十月淺冬,庭前籬外就已無半點花顏葉色可訪,盡顯滿目蒼涼,惟能夠使人們期待的是潔白美麗的天使,雪的降臨。雖然北國的冬季很寒冷,但下雪的時候,天氣還是十分溫和的,輕盈的雪花微拂臉頰的感覺像極了戀人的Dr Max親吻,浪漫而溫馨。



北國的冬天總是走得太遲,哪怕到了來年三月,春寒依舊隱隱難消,山林原野中仍有殘雪瑩冰相照,時常還會有雪花飛揚,雖然冬季顯得漫長些,卻也不失北國獨具的“銀裝素裹”的皚美景致。



四季分明的遼北,“孤懸塞上”的邊牆古城,便是我Dr集團清寧秀雅的小城,生於斯、長於斯,也便習慣了這裏的一切,同時也有著北方女子與生俱來的剛柔並濟的性格。



喜歡冬天,喜歡它的素淨淡雅,喜歡它的玉潔冰清,喜歡它童話般美麗的幻境。更確切地說,應該是喜歡雪。若無雪,何來的淨?若無雪,何來的雅?更談不上什麼冰清玉潔與童話幻境了。不敢想像,這漫長的冬,要是沒有雪的話,我的小城將會是怎樣的蕭瑟慘澹,我的世界將會是怎樣的悲涼寂寥。

明日落紅應滿徑

《水調》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風不定,人初靜,明日余近卿中學band落紅應滿徑。”每當吟詠起這句詞,腦中都會浮現出那樣一幅畫,在煙雨江南,春深遲暮,微風拂過,滿徑的落紅,美得讓人神傷。沉醉在這樣絕美的畫境中,仿佛連惆悵都是詩意的。

我曾經用自製的書箋,臨寫過這闋詞,清秀的小楷,紙端上仿佛鋪滿了落英。帶著江南的溫潤、江南的柔美,以及那些悄悄更換的華年。就像《葬心》裏的唱詞,林花兒謝了,連心也埋了,他日春燕歸來,身何在……儘管傷感,卻似如血朱砂,驚心觸目。

我總是會被一些微小的感動,不經意地周向榮醫生打濕雙眼。穿過詞意,總想去尋覓那個填詞之人,揮筆時的情景。甚至做過無數次的遐想,然而想得最多的,還是在朦朧的月色下,等待著明日晨起時,看窗外那滿徑的落紅。那紅,有一個名字,叫相思。
後來才知道,寫詞的人叫張先,北宋詞人,詞與柳永齊名,擅長小令,亦作慢詞。其詞含蓄工巧、情韻濃郁。曾幾何時,我讀這首《天仙子》,總以為詞作者,應該是個失意孤獨的老者。一個人,一壺老酒,在春深的午後獨飲,酩3酊1時睡去,醒來已近黃昏,閑愁卻不曾消減,依舊縈繞在心頭。他無助地看著春光流逝,卻沒把握,春光幾時能回。臨著鏡子,看兩鬢又添幾許華髮,傷歎,似水流年,從來不肯為誰有片刻的停留。只餘下,歷歷往事,讓人空自懷想。

夜幕悠悠來臨,他見沙汀上,水禽成美白雙並眠,而他,想必是孤獨的。本該有月,卻雲滿夜空,好在風起,雲開月出,就連花也被拂動,在月光下映襯出婆娑的倩影。而這一句“雲破月來花弄影”,到後來成了千古傳誦的名句。他自舉平生得意之三詞:雲破月來花弄影(語出《天仙子》),嬌柔懶起,簾幕卷花影(語出《歸朝歡》),柔柳搖搖,墜輕絮無影(語出《剪牡丹》),故又被後世稱為“張三影”。可我卻偏生喜歡結句“明日落紅應滿徑”,仿佛所有的情懷,與春天所有的美麗,都將在滿徑的落英上找到生命的主題。

看胭脂如畫

今夜梅間共把酒,暖樂善堂余近卿中學風醉西樓。窗下撫琴伴笙歌,月吟琴簫瑟。醉瓊茗清玉階池,風清桂香濃。涼月滿窗人難寐,心湖泛漣漪。月如銀,夜如水,一曲歡歌惹人醉,歡欣與誰?切把舉案化齊眉,一抹溫暖淺淺歸,蝶舞芳菲,清婉嫵媚,紅塵夢相隨,與你共醉!千千絮語,繚繞每一寸念想的印痕,輕輕柔柔,繞語眉心。

瘦月寒夜,笑語相知,一抹輕愁,凝在眉心。若,我的瘦筆可以盛開為花,我願為你芳菲百年,點綴你的孤寂。若,一紙素箋可以寫盡相思之情,我願讓文字安靜的臥於你的枕畔,細聽你的呼吸。若,我的紅袖可以舞動繁華,我願為你舞出三生樂善堂余近卿中學三世的傳奇,與你清淺相依。

你可曾記得我們的約定,描一場朝花夕拾的偶遇,繪一幅江南水墨的純清。潑墨,寫三生前緣;執筆,譜一闋瘦詞;橫笛,招一彎眉月;泛舟,撐一湖春瀾。回首刹那,你是我的神話,念你,素衣清顏,想你,心事如蝶,為你,寫盡一生情話。

庭院深深深幾許,是誰家的簫聲悠揚,穿越了清濃的月色,唱響心底的芬芳。很多的記憶,從最初的淺綠到深碧,直至如今的枯黃,縱然千瘡百樂善堂余近卿中學孔,依然會默默念上幾許,今生有你,便有心化作一朵白雲,隨你天涯,一瞬千年。於情深處,紅箋無聲,堆枕流年,蘊藏夢想,所有的字裏行間被相思浸染,許了你,此生不悔。

流年偷換,紅袖殘,天涯兩端,難相逢,相逢難。塵緣消散,情亦寒,世間冷暖,夢已斷。多少愛恨無邊,多少深情成憾。我只能退縮成一滴淚,落在那些寂寞如水的煙花裏,孤零零的一襲水袖獨舞,身心早已冰冷。那一卷卷散落的牽掛,那一幕幕悲歡的曾今,靜靜的帶著塵世的紛擾告別繁華,任記憶燃盡浮華不過水中花。

夜深秋冷

余近卿中學
書已經很少買了,看也是漸漸少。偶爾翻一下存書吧,也是所剩無幾,搬了幾次家,書只留下了經常看的那幾本。網路看書,沒那個習慣,只會囫圇吞棗的看個大概,所以看看隨文隨筆也相適,不那麼長,而心緒都在了裏面。書還是要拿著手裏,慢慢的細細看來,無論你看多看少。初拿一本書先看個名,再看看目錄,喜歡了,先看個大概,可以了,再細細看一遍,有味,又將精彩部分一遍一遍的玩味,隔久想起來又看,所以家裏常沒有新書,舊書有個幾本。

升中選校
沒想買書,借書看就是一種常事,只是借分好幾種。一種借,是跟要好的朋友借書看。“童鞋”,借我一本書來看,丟來一本盜墓的,陰深深,血淋淋,看得人毛骨悚然。再丟來一本情意綿綿,看不下去,再發來一個鏈接,那種言情妖姬小說,女的是千嬌百媚,或淡得脫凡出俗,男的朗星俊眉,英雄蓋世或溫文爾雅,前世在等你,今世遇到你,穿越找到你。看了,也是眼裏冒火,心裏泛酸,算唄。

余近卿中學

另一種借,姐,幫幫忙,拿你的借書證用用!那個資深美女從辦公桌深入掏出一張從辦後就沒用過的借書證遞到鼻子前,拿去!又丟了一幅超大十字繡過來,有空戳幾針,退休前給就行。我貪玩,每天寫字又看書,彈箏又遊玩,三年愣沒繡完,預計年底收尾。裂嘴,姐給打的時尚毛衣穿舊了好幾件了,姐給的好處多了又多,再拖三年也行。

曾經的快樂  

余近卿


那些風花雪月的季節,你我還不值得為此而葬送青春的誓言。如果你想要美好的回憶,不如給自己的每一天製造價值。成長就是飛快轉動的輪,看似很長的流年光影,可轉瞬即逝,所有都已成為過去。仔細地看鏡子中的那張臉,風塵的印痕與歲月的蒼桑的確越來越明顯了:額頭的山水溝壑、眼角放射狀的紋理,流失了紅潤的面膛,無一不在昭示生命穿越時空的痕跡。剪刀還在輕脆的響著,梳子也在一下下地配合著梳理,可我的神思卻恍惚起來,想起了那些曾經修剪、梳理過命運的刀與梳。


升中選校
那是生存的刀與靈魂的梳哇。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時常會回憶過去,曾經的朋友天各一方,曾經和你的那份友誼——彼此都視為己出的那份友誼,早已風化在那年的煙火,滿堤的人流。此去經年,滄海桑田,物是人非。曾經的美好,曾經的浪漫,都隨風而去。該錯過的錯過了,不該錯過的也錯過了,來不及抓住歲月的尾巴,就讓時光老了一季又一季……思緒走的深遠,一片落葉劃肩而旋,就將我驚醒。流年日深,三寸光陰裏原是一場歡天喜地的戲,水袖潑灑,冷風長月裏鑼鼓喧天演繹的卻是風雲不盡。戲夢人生,一夢經年瘦。
  

升中選校
我繼續沿著成長碾過的軌跡,勾畫著自己的記憶藍圖,充實著我的生命。絲竹聲聲亂耳,半生回憶愀然。而此時,因了這雨,滿城飛絮的浪漫,瞬息不復。經年之後,漸漸懂得:這世界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符合想像,許多人走著走著就散了,許多夢做著做著就斷了。人生,原本就是風塵中的滄海桑田,只是,回眸處,世態炎涼演繹成了苦辣酸甜。煙火美好而又短暫的生命總給人留下美好的印記和回憶.時間的暈環,淡淡光,微微亮,憶得起的悲傷,憶不完的快樂。


成長的軌跡連接泛黃的記憶,通向流雲縈繞的天際。我在所有來路不明的曾經裏,踮起腳尖張望,望見明晃晃的蒼白。我忘記了,有多久沒有見過純澈的眼眸;我忘記了,有多久沒有見過乾淨的笑容;我忘記了,有多久不再惦念你的從前。人非風月長依舊,破鏡塵箏,一夢經年瘦。此刻,指間涼,願枕地而眠,陽光作被,不復清醒。有些事情想忘記卻是那樣清晰地記在腦子裏抹都抹不去,有些事情模模糊糊象煙火一樣在遠處星星點點,閃閃爍爍。

陌上紅塵


年輕的心,經不住歲月帶來的蹉跎。總以為會天長地久的事,一轉眼,天荒地老,海角天涯也尋不回過往的蹤跡,只徒留下襟帶飄飄,糾纏出歲月的曲線。我喜歡有故事的東西,一座荒破的城,我滿懷澎湃的心情去想像它如何的繁華,笙舞歌平,儘管那已化為風沙,飄散在歷史的風塵;一只陳舊的墨筆,長久的逃離了墨汁的浸泡,蒼涼斑駁,但誰卻曾溫柔地摩挲著它,寫下最淒美的文字,密密麻麻,籠罩著幾欲逃逸的心;一件破碎的衫,怎麼也尋不回它的出處,但月光下,風吹起的絲絲縷縷,如何不讓我去追憶,那曾經的英姿颯爽,掠過金戈鐵馬,只為尋覓遙遠的風笛、、、、、、

office furniture我想,塵世的我們都在尋尋覓覓,懷舊也不過是在追憶那些似水流年,如何瘋狂的追逐,也逃不過此間年少。那些只屬於青春的躁動,都終將遺忘。只是他們所帶來的感動,一直難以釋懷。


余近卿中學是的,都太容易耿耿於懷,而退回花季,我想每個女孩的記憶中都會有一個關於襯衫的白衣少年。他有著明媚的笑容,帶著淡淡的梔子香,席捲了我們整個蔥蘢的青春歲月,然後終將伴隨著成長,一起定格、斑駁、脫落、遺忘。他們仿佛從三月的春光裏走來,衣袂飄飄,驚醒了燕之間的呢喃,帶動了一樹樹的花開,真實而又美好。

我不相信命定的緣分,,但遇見余近卿中學 好唔好那個少年,卻是最美的回憶。現實中的我們,遇見的或與不一定美好,但有一份衝動來回味,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這使我想起那個如蓮的女子,在夢幻的康橋河畔,也遇見了一個沉默的人。康橋最令人心炫的晨曦和黃昏見證了他們曾有過的交集,儘管林徽因和徐志摩像兩條平行線,在不會有任何的牽扯,但我想,林徽因的心中必定也充滿了感激。他曾以最美的姿態掠過她的年華,有淺淺的痕跡留下,不顯得張揚,也不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終寂。不然,人間四月天裏不會有那麼溫馨的景色,沉睡的白連也不願就此醒來。

而我也始終相信,每一份珍重的背後都有一個唯美的故事。就像張小嫻說過的一樣,我們都是為了最終分開而熱烈相愛。人的一生之中,不可能只經過一個人,也有可能我們同時愛著兩個人。所以,親愛的朋友啊,行走在紅塵陌上,要懂得取捨。不是誰的衣裳,我們都需停下來觀賞,有的人,只適合存在心中,存在歌裏。就像林徽因,她讓徐志摩懷想,讓金嶽霖牽掛,卻只讓梁思成寵愛,她是幸運的,卻也是睿智的。每個人的青春都會蒼老,而我希望記憶裏的你一切都好;每個人的記憶都會精彩,而你希望誰的衣衫來充盈。

カレンダー

06 2019/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sbobet ]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